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恋爱 (润智)

撒糖鸡血纪念,来谈恋爱啊!谈恋爱!你们真甜(流泪)。

顺便攒RP,求万事顺利。

大野抱回来一只猫。

东京这几天正好连续下着小雪,大野回到家时,尽管坐着保姆车还是不可避免的让头上粘着几个雪花。

“润。”

大野叫松本的名字之前,松本早就已经站在玄关了,看着他把带着雪的外套放在柜子上,就拿过来折好搭在手臂上,听到自己的名字就把视线从大野粘着水珠的鞋子上转回来。

大野像变魔术一样,把猫举在胸前。

松本惊得后退了一步。

是活着的,还因为大野的动作不舒服的扒拉着爪子。

“你怎么?”

“可爱吧。”

“你怎么得到一只猫的,大野桑。”

松本移开了视线。

“我以为润君会觉得可爱。”

大野声音小了一点。

“挺可爱的。”

松本把衣服放回了柜子上,弯下腰仔细看了看那只在大野怀里的猫。

猫也看了他一眼,迅速撇开眼睛。

感觉不能好好相处的样子啊。

松本尽量不让大野发现的叹了一口气。

扶着他的肩膀,让他把鞋脱掉,又把鞋收进柜子里。

大野开心的抱着那个温暖的活物,光着脚踝,一下子就缩进沙发里。

“你叫什么呢,嗯?不理我吗?”

提起那只猫的前爪,让它站在盘着的腿上,大野拿鼻子蹭着它湿漉漉的鼻子,和它说话。

猫似乎对大野也没什么兴趣,像软泥一样扭动着身子从大野身上滑落了。

这时候,大野才发现还站在玄关抱着自己衣服的松本。

“哪里来的猫。”

松本见年长的恋人终于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就开口问到。

“朋友送的。”

“....”

“他说他不养了。”

“....”

“啊!完了!我忘了把保姆车上那些东西拿下来了。”

松本走了过来,掐了掐大野的脸颊。

“笨蛋吗。”

“怎么办?”

“一晚上而已,没事吧。”

松本实在提不起兴趣,在心里悄悄希望明天会因为这样的变故,这个可爱的宠物会回到它原来的地方。

照顾一个大野智都来不及。

更可况他不受动物喜欢可不是在电视上做梗而已。

不过现在,松本实在无法把真心话和大野说出口,也很难拿这个对方也知道的事情要求把猫送回去。

他们最近吵了一架。

就在开始下雪的那天。

松本无比庆幸那天下雪了,所以还穿着半袖的大野才能让自己找到。

冷战了三天,直到自己忍无可忍把大野卧室的备用钥匙拿出来,冲进去揪着那个从那天就开始感冒的人喝药。

还好最忙的那段时间过去了。

大野烧的开始糊涂,抱着松本就是不撒手,直接扯坏了松本一件衬衫。

现在也不能算是完全恢复了,只是终于找回了一些以前的气氛。

松本很是珍惜,这样两个人相处的状态。

天知道他在看到大野带着病还把衣服都整理的井井有条的时候,心里是有多慌张。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个人的,已经不记得了。

记忆里的大部分都是告诉自己不可以,又借着团的关系和这个人亲近,告诉自己只是团员,还忍不住管这管那。

想让他变白点,就到处说。

想让他留着刘海,就拼命夸他可爱。

红包上写着图谋不轨时还有点蒙,讲出来还被嘲笑了。

发过来的照片,说生日礼物是自己,松本开始想着这个人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是不是在耍他。

“我以为会治愈你。”

有些委屈的声音。

“润君不喜欢?”

“我喜欢的。”

不忍心看着这个明明比自己大三岁的人露出失落的样子。

“谢谢你,智。”

“真的,那你还那么说。”

“对不起。”

“...”

被坦率的道歉了,反而不知所措的大野,撅起嘴来。

这个人真的很可爱。

“说话算话。”

松本也不知道那时候脑子是不是抽筋了,竟然把郁结了那么久的问题轻易的说出口了。

“智是我的了?”

“嗯!”

这个明亮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松本被自己的一个猜想惊的慌乱起来。

“我可是会对你做那种事这种事的哦!”

为了掩饰紧张开始故意用抖S的声音说话。

“可以啊。”

和一片眩晕一起,松本就这样和大野交往了。

多年的夙愿得以达成,本来应该是任谁都会高兴的跳起来的。但是松本还没感受到恋爱的喜悦,就被恋爱的烦恼困住了。

忍不住心里话,想到什么就直接说出来的自己相对,偏偏对方又是那么一个既自由又固执的性格。

还没过够那个香香的人可以天天抱着,躺在大腿上撒娇,反省今天的收录又这里没做好那里没做好,等着fufu的笑声安抚自己的日子。

各种不愉快就先来了。

也知道自己有时候无心的发言会让大野沮丧,但总是改不了。

“怎样都好吧。”

“我可没觉得有趣。”

“这种事自己也能做吧。”

这样的事情越积越多,每次都让自己懊恼的不行,知道大野会自己消化掉,最后也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但还是想做的更圆滑一些。

不想伤害到恋人。

但又被“这样的润才是润呢,我觉得很好啊”的反过来安慰了。

这就是所谓的年龄差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事总是赢不过这个人。

这次吵架也是,要是让人知道了当时的情景,一定会被嘲笑的。

大野刚洗完澡,头发还有点湿就一跳一跳的冲进厨房,“哇”的先是吓了松本一跳。本人倒是对这个反应十分满意的开心笑着,一直“润”“润君”“润酱”的叫,凑过来打扰料理的人。

“就那么有趣。”

“别闹了。”

“大野桑!”

这样冷处理,大野还是不依不饶的过来抢筷子。

不小心筷子就掉在地上了。

“啊,抱歉抱歉。”的嘴上这么说着,还fufu的笑着。

松本没有理他,自己把筷子捡起来,在水池里冲好。

“润酱真冷淡啊,我要去找别人玩去。”

“去吧。”

背对着没有再看大野,过一会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也感受到了说出那就话时,大野忽然的无言让空气都凝住了。

松本把两人份的意大利面放到桌子上,看了一眼窗户。

下雪了。

松本几乎把衣架弄倒,

果然,没有的只有鞋而已。

也不管有没有人看到,一个半围着围裙的国民偶像,焦急的在住宅区里乱转。

终于在一个屋檐下把人找到,直接拉回家里。

从那天开始,沉默就在两个人间蔓延,松本有些害怕就这样被说出分手。

看到一点蛛丝马迹就止不住紧张,小心翼翼的看着大野的状态,气氛最后也是缓和了下来。

昨天两个人也睡在一张床上。

今天大野却带回来一只猫。

任由那只猫在家里乱走,松本原也不是这样的性格,但他还是忍住让自己不要过多的关注它。回到卧室,大野已经在床上躺好了,看起来好像睡了似的,松本也从另一边滑进被子里。

入睡前怎么要看几眼书,松本留着床头灯,看得正入迷时,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松本微微起身寻找声音的来源,窸窸窣窣的,很难辨别方向。

“喵。”

是那只猫,那只猫在挠门。

松本躺回去,有点不知所措。

放着不管的结果就是,猫开始变本加厉的叫起来。

声声凄楚绵长。

高级公寓的好处在这里体现出来了,松本其实没有什么非要管这只猫的理由。

旁边的大野好像是真的睡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时候,两只手也举起来放在头的两边。

松本尽量小心的下床,把门打开。

只开了一条缝,那只猫就一下子进来了。

它直径来到大野那边,蹲在那里抬头看着床上的大野。接着又四只着地的站好,一个蓄力的动作,松本反应不及,它就跳了起来。

没有成功,只是扯下了一点被子。

走过去,抓住那只猫。

“你不要闹,把他吵醒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着猫说这些,还压低声音。

不知道怎么抱猫,爪子刺着薄薄的衣料,有点痛。

之前就有人和自己说过,抗拒的心情会被小动物发现,它们当然也会抗拒你。

为什么会被发现呢?

始终想不通,但事实就是如此,只要很难克服一开始的抵触,那些动物们也不会主动靠近。

那只猫从自己手里扭动着,根本抓不住,让它掉回了地板上。

和大野开始的时候也是,被说过两个人性格不合适。

自己直接的表现出无法认同这个人的一些自由过头的做法,大野好像也并不把这些放在心上,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

就在还在苦恼以后应该怎么办的时候才发现其实他因为被同团的末子反复拒绝的事,沮丧的要命。

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反而让松本陷入手足无措之中。

只能直率的表示自己真的是没有那个意思,真的想要好好与他相处。

两个人的关系也慢慢走上正规。

猫好像没办法跳上去,在床边绕了一圈又一圈之后,终于又一屁股坐回地板上,开始“喵喵”叫。

“别叫了。”

松本着急的又把猫抱起来,推门走出卧室,把噪声与睡得正香的人隔绝。

“别叫了!你这个家伙。”

松本两手握着猫,让它面对自己。

猫撇过头去,没被握住的下肢拉的老长,好像打喷嚏一样的裂开嘴,吐了吐舌头。

“你饿了吗?”

松本忽然福至心灵,明白了什么。

找出一个平时不太用的盘子,牛奶倒是还有,但是需要加热一下。

这时猫好像老实了起来,松本一只手托着它的屁股,它也把爪子乖乖的搭在松本的肩上。

等着牛奶热好的时候,发现这只猫贴着自己脖子毛茸茸的小脸,眼睛有点睁不开了。

猫也会困成这个样子啊。

松本有点想笑。

其实还是有点可爱的。

自己本来也喜欢小动物。

大野开始对自己撒娇,那个人大概天生就有这样的气质吧,总是能让人心甘情愿的为他做点什么。松本其实也很擅长照顾人,天生爱操心也说不定。演唱会上,换好的衣服穿的很随便,也走过去帮他把领子整好。开始发现无论自己一时说了什么伤人的话,他也能包容的笑着,自己因为什么没做好开始急躁的时候,他也能用无言的方式让自己平静下来。

搞不好,两个人很合适对方也说不定。

这个人,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也说不定。

把猫放在盛着牛奶的盘子面前,它好像也没反应过来。

“这里,小家伙,这里。”

晃动着盘子吸引到了它的注意,猫也不轻易靠过来。

知道心急也没用,猫好像都是这样,只能稍微站的远一点,安静的观察着。

猫往前走一步,闻了闻,又退回去,看看松本,见松本不动作,就又去闻了闻,舔了一口。

可能是本来就是家养的猫吧,虽然在不熟悉的环境里,但还是比野猫要适应人类的做法。

喝到一个满足的程度,那只猫就自顾自的往客厅走,然后卧在了沙发的一个垫子上。

松本又远远的看了一会,忍不住走过去,试着摸了摸它的头。没有被拒绝的迹象,不过它好像真的困了,眼睛已经闭上了。

对养它这件事上,终于有了点实感。

是不是可以有点信心呢?

和大野确定交往之后,松本一直在纠结两个人应该怎么相处,和他去看电影然后再在有情调的餐馆吃饭,借着控的间隙里稍微出去逛一下街,每个节日都没有忘记送礼物。没有同居之前,赖在年长者的家里,用超大电视看租来的电影,也有没看完,两个人已经纠缠在一起的时候。

因为天天去,被问了干脆住过来吧,就这样同居了。

结果还没过多久,就因为吵架冷战了三天。

始终没有实感,自己真的和这个人交往了吗,没有想象中的那种电流通过的感觉,但也确实每天都想腻在一起。还被旬嘲笑了,说以前的润能天天睡在我家,现在终于稍微成熟了点什么的。

当然知道不是自己不怕寂寞了,而是有人温柔的填补了这份寂寞而已。

但那个人还是我行我素,说去钓鱼,一声不吭,一去就是一天,回来的时候还一身酒气。

松本那天不是生气大野,他是气自己,还是无法成熟的面对这些事,无法让自己从恋人就应该有一份特别的默契的这种幻想里走出来。

就算是长久的在一起,就算是明知爱人的个性。

恋爱还是像在黑夜里行走,没有什么特别的光亮。

浪漫至极且温暖着身心的事和平日时不时的让人觉得受伤郁结的事,是不是不应该放在天平上称出个斤两。

这样真的有意义吗?

随着问题的出现,恋爱也终于有了实感。

松本回到卧室,把门落好锁,转头看到大野撑着上半身看着自己。

“怎么了?”

听见大野嗓子有点哑,松本过去打开加湿器。

“那只猫,忽然在叫,我就给它喂了一点吃的。”

“....”

“要不要喝点水。”

卧室里也有专门的机器,松本自己带来的,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

“嗯。”

头发睡得有点乱的大野,应答时候声音很黏糊,分不清说的到底是“嗯”还是“呜”。

松本把水递到大野手里,大野接过来时,抬头看着松本。

“猫,很可爱吧。”

“挺可爱的。”

这句一定真诚多了。

大野fufu的笑了,“润君喜欢猫的样子。”

“还好吧,我比较喜欢狗。”

“反正你最后一定会觉得可爱。”

“....”

松本不知道要回答什么,大野有时候就是会这样一眼看穿自己。

他好像总是能把事情想得很明白。

比自己成熟的多。

自己的这些问题,讲出来一定会被嘲笑吧。

“对不起。”

“嗯?”

跟不上对话的节奏,松本低头看着大野。

“我以为润君会和我说分手呢。”

松本睁大了眼睛。

“我知道,是我太任性了,不应该不和润君说一下就一天不回来,看到未接来电的数量我吓了一跳。”

原来他看了手机啊。

“一直都依赖着润君,实在是前辈不合格啊。”

“还擅自利用润君的温柔,跑出去什么,实在太小孩子了。”

知道大野原来是这么想的,松本有些恍惚。

“但是这两天我已经想明白了,我,没有润君就不行了,就算是润君说分手,我大概还是会缠着你吧。”

“从一开始,就喜欢润君了。”

“对着你总是紧张,要不然就做过头。”

“我很差劲吧。”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

手臂被抓住,一下子打断了大野断断续续的话。

“快把水喝了。”

松本的声音有点低沉。

大野愣住了。

“快喝。”

“因为接下来,会有让你更说不出来话的事。”

看着大野还没反应过来,松本耐心的等了一会。

是多久没有看到这个人因为害羞而满脸通红了,连耳朵都红透了。

第二天早上,松本到沙发上把那只猫抱到厨房。

自家恋人也像一只猫一样,两手向前伸的直直的趴在餐桌上。

早餐也没动,大野脚边放着一盘牛奶。

“怎么了,老爷爷。”

大野不同以往的快速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松本一眼。

松本坏心的笑了,这时候怀里的猫忽然叫了一声。

“真可爱。”

大野站起来,走了过来,摸着猫的头。

猫甩了甩尾巴。

“已经习惯你的抱了呢,明明才一天晚上。”

松本觉得大野的语气有点吃味,就低下头,亲了亲大野的头发。

和你在一起而变得幸福的事,和因为和你在一起而变得痛苦的事。

能不能放在天平上称量呢。

一定都是因为喜欢你,才会这样。

开始自我厌恶,又觉得自己美好。

根本就做不到,

连寻找答案的有余都没有。

光喜欢你,就让我焦头烂额了。

抱着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问题冒出来的预感,

却只是亲吻一下头顶都让人无法忍受。

等大野抬起头之后,就马上又贴近嘴唇。

这种事,无论多少次都不会让人生厌。

这样的自己还真是无可救药了。

加大力气,阻止想要逃跑的人。

就这样在早上,光是交换一个浓厚的亲吻都不够的,开始拉扯那个人的衣服。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松了手,把猫掉在了地上。

用后背着地了的猫,看起来有点可怜呢。

做了这样的事,再取回信任,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了。

松本桑。

END

评论(18)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