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非礼勿视(SO & 润智)

有...有点没赶上...

这是一个SO和润智的修罗场(我这句话还要说多久),还是没能让谁炮灰。

艺人事务所老板S →同事务所新人歌手O ←同事务所名俳优J

不过本篇可能更纠结一些,毕竟你懂得,人设在这里。

注意避雷


三观不正

补文。


你好,我叫惠子。也许有人会问是那个惠子吗,我只能回答说你在说什么啊,我不知道呢www

我的工作是在一家高档的俱乐部,这里会提供保密性很好的单间,为单间里的客人提供服务就是我的工作。签下了保密的合同才能工作,一开始真的很辛苦,因为无法分享一些秘密,常常使我陷入痛苦,夜里无法成眠。不过还好的是这些已经过去了,我现在非常享受我的工作,一旦不会开口,可能也失去了讲出来的力量了吧,总之就算看到多么令人惊讶的情况我也能从容的面对了。

但是我还是喜欢观察客人,这可是我工作唯一的乐趣,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个责怪我。

总而言之,今天的我也是一样,站在个室的角落里,偷偷打量今天的客人。

今天的客人实在是非常养眼,不说我这样喜欢观察别人动作的人,就算是普通人看到他恐怕也很难移开视线。

国民级别的俳优,大众情人,光靠一张脸就能让人神魂颠倒,但偏偏人品教养也没话说的松本润。

现在松本桑正坐在桌边等人,只是稍微歪着头看手机而已,却像一副画一样。

正当我沉浸在松本桑帅气的容貌和明星的气场之中时,带着的耳机忽然有一个声音指示我。

客人到了。

我把门打开,一个身影带着外面的冷气进来了。

虽然是松本桑先到,但订下这个地方的人其实是这个人。

我也同样认识这个客人,这要感谢于我平时的另一个兴趣,看八卦杂志。

没错,他就是传闻中的樱井翔桑,松本桑所属事务所的老板,娱乐界几大龙头之一的樱井家的大少爷。

而且,在某些八卦杂志上还曾经登载过两个人有可能是恋人的文章。

我当然知道这些都是无中生有,但谁不对两个帅哥有兴趣呢,虽然感到抱歉,那篇文章我还是仔仔细细的读了一遍。

不过多亏如此,才让我知道了这两个人的关系,两个似乎是小学的前后辈,然后便分开了,直到大学的时候,两个人在大学的联谊上重新认识,松本桑那时候便非常受欢迎,而樱井桑也正好处于要向自己的家族表现自己能力的时期,结果两个人一起建立了今天的事务所,不断扩大的事物所使樱井桑成为娱乐界最年轻的总裁,而松本桑成为了这个事务所的王牌。

而兴起绯闻的理由似乎是那天的记者发布会。发布会的前一天,一直低调的樱井桑的照片忽然成为自家杂志的头版头刊的封面,帅气多金的少爷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的热度,第二天是樱井桑事物所一个歌手的出道发表会,从来没有带过新人的松本桑到场已经是吓到一群记者,随后樱井桑就到了。

当时的情况说来也有意思,那个歌手并没有露脸,或者说只传达歌曲本身才是他的买点。

所以现场就十分有趣了,叫做大野智的歌手的出道发布会,本人并没有出现,而是松本桑和樱井桑坐在舞台上回答了全部的问题。

听说两个人在会场上配合的默契十足,离开麦克讲小话的样子也非常自然,而且有坐在前面的记者发誓听到了“回家”“睡着了”一类非得是亲密的人才能说的词语。

不过从那以后,一类这样的消息全都断绝了,本来其中一个人就不是业内人士,小道什么的也确实应该是比一般有难度。

原来两个人会在这种地方吃饭,又怎么可能会有任何消息走漏呢。

“工作结束了?”

松本桑看到樱井桑便收起了手机。

“唔。”

“怎么了。”

松本桑说着脸上好像带着可以叫做幸灾乐祸的笑容。

“老头不好对付啊。”

樱井边说着边把大衣挂上,解着里面的西装扣走向对面座位。

“哼。”

松本桑用鼻子轻哼出声。

“啧,我这边可是天天期待着他们早死呢。”

樱井桑说完,立刻大笑起来。

“真是失礼啊。”

“反正也就你我听听。”

看来我是被完全无视了呢。

但能听到这样的对话我已经非常感激了,两个人看来确实是要好的朋友。

我拿起旁边台子上的酒,走过去询问了一下樱井桑,等到对方点头便把它打开,倒到两边放好的杯子里。

樱井桑示意我先为松本桑倒好,而松本桑等我一倒完就喝了一口。

“这个不错。”

“我知道你会喜欢的。”

樱井桑自己也喝了一口。

松本桑只是点了点头。

“专辑的事,定下来了?”

“今天就是想说这个,你看这个。”

樱井桑一拍大腿,赶快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什么。

松本桑接过来之后看了很长时间。

“出镜?”

“剪影而已。”

“所以...”

“这种事也要有个过程。”

樱井桑皱起眉来,“要把人的好奇心吊到什么高度的问题了。”

松本桑也一脸严肃。

“你知道问题不在这。”

就在松本桑还要说什么的时候,我的耳机忽然响了。

“樱井桑,另一个客人到了。”

“来了?”

樱井桑站起来,把准备要开门的我挡在身后,自己把门打开了。

“你来了,大野桑。”

门口站着一个没穿大衣的娇小的男人,樱井桑虚虚的揽着他的肩,把他带进房间。

“你还把本人叫来了?”

松本桑一看见来人就环上了手臂,但等人一靠近就马上移到一边的位置上,那个人也顺势坐到松本桑让出来的地方。

樱井桑收回手,到对面坐下。

刚才我要是没听错樱井桑说的称呼,这个人就应该是大野智桑了。

他的歌我听过,非常透彻的声音,完美的高音,主打曲那首我都听哭了。但实在没想到本人竟然是这个样子。

倒是不是失望,应该说是加分的。

与樱井桑和松本桑对比显得小巧的身材,五官也非常精致,鼻子也是现在的日本人难有的直挺,整个人好像一个小精灵一样。

一个穿着白色毛衣的小精灵。

我因为自己擅自的想象而心情愉快起来,嘛,这也是一部分的乐趣,希望大家不要觉得我奇怪。

“智君吃饭了?”

“还没有。”

“录音太忙了吗?”

樱井桑用温柔的声音与大野桑搭话。

原来大野桑的本音是这样的啊,和唱歌时完全不同,黏黏糊糊的嗓音,好像一个不太会说话的小孩子一样,要不是樱井桑叫了他的名字,我一定以为只是同姓的不同人。

“能帮忙上菜吗?”

樱井桑忽然转向我,我赶紧点点头,小声对着传呼机向厨房表达了客人的要求。

不过刚刚的语气,我一直以为樱井桑与我说话的声音已经很温柔了,对比与大野桑的语气实在可以算作是冷淡。

看来我有点自作多情了呢。

“怎么不吃饭。”

松本桑歪着身子看着坐在旁边的人,皱着眉问道,稍微有点压迫感啊。

“我怎么知道啊。”

大野桑圈起手臂,有点小声嘟囔。

“等反应过来才发现没吃饭?”

樱井桑插到对话里来。

“嗯。”大野桑点了一下头,从这个角度感觉他好像撅着嘴,“翔君刚才说,我才想起来。”

“什么啊。”松本桑听到这样的回答,眉头皱的跟深了,“你这样总是不好好照顾自己怎么行。”

“都是不小的人了。”

“我知道啦!润君。”

大野桑啪的转过头看着松本桑,从这里只能看到大野桑圆鼓鼓的脸颊。

哇,真的好像小孩子。

应该是被瞪了的松本桑却笑了,刮了一下大野桑的鼻子。

大野桑撅着嘴转过来。

就那么一瞬间,好像电流通过似的。

如果说樱井桑和松本桑之间的交流是完全的男人与男人的交往的话,这两个人的关系却不一样。

啊!这么帅气的松本桑竟然已经有恋人了吗。

事到如今我还是承认吧,我确实可以说是松本桑的粉丝。

就在我沉浸在有些惆怅的情绪之中时,耳机传来了声音,有服务员进来了。

樱井桑点的是我们这里有名的料理,河豚火锅。

现在正好是吃河豚的好季节,每到这个时候,其实所有的位置都已经在一年前预定出去了。

当然,樱井桑也是,一年前预定了这个房间。

上来的火锅让樱井桑有点情绪高涨,他开心的和两个人说着自己预定时有多么辛苦。

大野桑听着樱井桑俏皮话大笑起来,松本桑心无旁骛的为大野桑乘了满满一碗河豚火锅。

“你们两个,快吃饭!”

刚刚还在为完全不好笑的段子笑得超级大声的两个人,赶紧收声,大野桑接过松本桑递来的碗,樱井桑也下筷子在火锅里捞起来。

樱井桑看着大野桑用嘴努了努松本桑,大野桑露出一个笑容。

没想到樱井家的大少爷意外是个有点活泼的人,和朋友相处起来也好像一个普通的少年一样。

而且,大野桑的笑容也太甜了吧。

我感觉都要被他击中了。

怪不得会俘虏到那个松本桑的心。

不过,好像有什么不太对,但是我现在一时也想不到是什么。

三个人边聊边吃,主要还是樱井桑和松本桑在聊,大野桑好像对热的东西没辙,一直在和那碗河豚火锅斗争,松本桑时不时停下来看看,然后和樱井桑笑他怎么吃得那么辛苦,个室里热气腾腾。

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三个人准备讨论的是大野桑的新专辑。

似乎纠结在要不要让大野桑出镜的问题。

松本桑好像很不愿意。

占有欲这么强倒是很符合松本桑的性格呢。

结果到头来只是樱井桑一句“到时候再说吧”的结束了。

大野桑全程对自己的事情毫无反应。

看起来有点乖巧的表现,在他这里也全不违和。可能是气场的原因吧,说着“这种事情怎样都好”稍微撇一下嘴角的无所谓的表情,让我有点怀疑他之前是不是黑社会的。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才不能出镜也说不定。

唱歌特别好的黑社会的小个子。

我因为自己胡乱的妄想而悄悄笑着。

大野桑似乎很喜欢那瓶酒,一直喝个不停。

结果等上来火锅之后可以慢慢吃的甜点时,大野桑已经喝的睁不开眼睛了。

喝醉了的大野桑,好像打开了某种开关,与之前有点淡然的态度相反,像撒娇的孩子一样不停缠着松本桑。

上来的甜点是巧克力蛋糕。

说实话,火锅之后,吃巧克力蛋糕实在有点奇怪,但这个原因,在松本桑一手搂着左摇右晃的大野桑的腰,一手拿着蛋糕的勺子的时候就解释了。

“智,不吃了吗?巧克力的。”

“我吃!”

樱井桑在一旁边看着边大笑。

“智君真的很喜欢吃巧克力的蛋糕,这么多年都没变呢。”

我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觉得有什么奇怪了,说起来,樱井桑和大野桑又是什么关系呢?

大野桑笑得特别甜美,原谅我使用这个词吧,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什么其他的词来形容了,总之就是很灿烂很灿烂的笑容,

对着樱井桑。

松本桑搂在腰上的手紧了一下。

哎呀,我实在是对三个人的关系太过好奇了,没办法,谁让我的第二兴趣就是八卦呢。

可能有些过度解读了吧。

真实的情况实在只不过是松本桑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大野桑吃东西,大野桑也很享受这种感觉的待在松本桑的怀里。松本桑虽然一边说大野桑吃得到处都是,一边还是拿着湿毛巾帮他擦手。

樱井桑默默的看着两个人,一副关系真好啊的温柔的样子。

不过这个笑容真的是这个意思吗?

我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那个笑容有些不太自然。

仔细回想一下,从一进门,松本桑和樱井桑说话时好像就没怎么对视,自从大野桑来了,两个人就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了。

“差不多,也回去吧。”

樱井桑看着大野桑吃完了甜点,开口道。

“嗯。”

松本桑一把夺过来大野桑那杯配合甜点上来的香槟,爽快的喝掉了剩下的。

仰头喝酒的样子真的是明星啊。

“起来了,走了,大野桑?”

松本桑提着大野桑的胳膊,把他半抱了起来。

大野桑终于站稳,从椅子上走了出去,给松本桑让开位置。松本桑推了推他的肩膀,直径过去拿挂在门口衣架上的大衣。樱井桑也站起来,想要穿过大野桑站的位置去拿大衣,却被大野桑一下子搂住了脖子。

哎!哎!哎!

难道。

“翔君。”

大野桑开心的抱着樱井桑,软软的叫着。

樱井桑顺势搂着他的腰。

“乖,你喝太多了。”

樱井桑又摸了摸大野桑的额头。

“出汗了?”

好像在问大野桑又好像不是,声音非常轻。

让我惊讶这个爽朗的说着让上面的老头快去死的人,竟然能温柔成这样。

松本桑拿着两个人的外套走近两个人,把其中一个递给樱井桑。

樱井桑一手搂着大野桑,一手接过外套直接罩在了大野桑的身上。

“啊,对了!”

大野桑忽然开口,让三个人停在了这个微妙的距离上。

“润君,我忘了刷碗。”

“我回去刷把,这点事都能忘,真不能拜托你。”

“对不起嘛,润君。”

松本还没说什么,就被大野桑打断了。

“最喜欢润君了!”

接着大野桑还是抱着樱井桑,头在他脖子附近蹭来蹭去。

“喜欢!翔君!”

松本桑竟然笑了。

“你这家伙,最后还是要跟这个人走吗?”

“喜欢翔君。”

大野桑好像不能好好回答了。

他现在只是直白的表达着自己的心情而已。

要是其他人我一定会惊讶的要命吧,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没有这种感觉。

可能是,大野桑太过自然了。

对于这样直面心灵,真诚直接的话语,任谁都只能跟着点头吧。

樱井桑和松本桑好像也一副没有什么办法的样子。

“只要你开心的话。”

松本桑小声的说。

樱井桑看了他一眼,就转回视线,哄着怀里的人好好听话,别把外套脱了。

最后,是松本桑开得门。

这本来是我的工作,但这样的情况,也很难插入其中了吧。

松本桑目送两个人离开,把视线集中到我身上。

哎?

“今天辛苦了。”

“啊!没有这回事!谢谢您!”

哇!

身为松本桑的粉丝,我今天真的是满足了。

大家好,

我是惠子。

在一家俱乐部工作,兴趣是观察别人。

第二个兴趣是看八卦杂志。

但对这两个兴趣,我一直保持着一个心得,这也是我能一直持续的理由。

那就是,他人的品格,行为,人际关系,交往的对象,他是怎么看待的,都是他自己的事,对外人来说,观察的再多,也就好像捡到了撒在地上成百上千的碎玻璃一片,就算把它翻来覆去的看,映照的也只是自己而已。

明天,也要鼓起干劲的工作哦!

晚安了www

END


评论(1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