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Love Crumbles Things (KS & 润智)

是一个KS和润智的修罗场,明白对很多人来说很难接受不是一对一,但我实在不忍心让其中任何一个炮灰。

博爱(不) 的 庆生(不)系列

舞驾家设定,一四五的场合。

还是老话,三观不正

注意避雷

我一定要说,这篇文的启发是来自15幕后岚talk里,聊起大哥身上的味道忽然兴奋的两个人⊙▽⊙

连接好像坏掉了,我闲得无聊再发一遍好惹。

舞驾四郎从小就喜欢一郎的抱着他,只要是一郎回来了,四郎就会摇着小手走过去,然后一郎就会提起四郎让他搂住自己,四郎还会在怀里蹭来蹭去,逗得一郎一直笑。过了几年,四郎就开始自己跑向一郎,这样等一郎弯下腰就能马上抱住他。

双胞胎的五郎表示不理解,他与四郎相反,不喜欢别人靠他太近,自从可以自力更生就很少粘人了。

不过,五郎还是很喜欢自己的四郎哥哥的。这个哥哥永远把最好的那份留给自己,受了其他哥哥(主要是三郎)的欺负,四郎就会马上过来把五郎挡在身后。

“五郎是我唯一的弟弟哦,最喜欢五郎了。”

听到四郎这么说,五郎皱了皱眉头。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为什么那么喜欢和一郎哥哥抱在一起。”

不知道弟弟有这样的疑问,让四郎瞪大了眼睛。

接着他就笑了。

“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

五郎看着笑的十分开心的四郎。

“一郎他身上有好闻的味道哦,是一郎的味道。”

所以呢?五郎表示就这样而已?

“五郎闻了就知道了。”

后来又过了十年,这段对话却始终存在在五郎的记忆里。谁又知道13岁时分享给兄弟的秘密,会一直影响着这两个人呢。

*

要论舞驾家谁和谁关系最好,恐怕连他们本人都说不清楚。但是,舞驾家的兄弟关系都很好,这已经是邻里间的共识了。

尤其是最小的两个双生子,天天缠着年长三岁的兄长,紧紧贴在一起,帮他整理领子,要不然就搂着肩膀,厉害的时候还搂着比自己瘦小的大哥的腰。

被楼的人也毫不在意,甚至露出享受的表情,一看就是喜欢弟弟们喜欢的不得了的人。

最小的最受宠,这句话在父母双亡只有五个兄弟一起生活的舞驾家最为适用了。

周围只要有上几个小孩的家庭一提起舞驾家,就开始对自家孩子耳提面命,看看舞驾的兄弟,你们怎么就不能好好相处呢?哥哥要对弟弟好,弟弟也是!

就是这么和谐的舞驾家,却迎来了一次危机。

一郎失明了。

或者说暂时失明了。

原因是手最巧的一郎,家里杂活基本都是他包揽的,一时兴起想趁着梅雨季来之前,检查屋顶,因为四个弟弟都出去工作了没有回来,就干脆一个人爬了上去,下来的时候梯子不稳,摔到了地上。站起来觉得没什么伤就回去准备做饭,没想到头越来越晕,眼也花了起来。

等三郎回来的时候,一郎已经彻底看不见东西了。

两个人赶紧去了医院,医生检查完说眼睛没事,应该是头部有淤血,等一段时间淤血散了,就看得见了。

三郎又是这个怎么办又是那个注意事项的,问了半天才扶着一郎回家。

一回来,一郎就被刚回家的双生子围住了。

“一郎怎么了?”四郎从三郎那把一郎的手扯进自己手里。

“一郎从梯子上摔下来,眼睛暂时看不见了。”

“怎么搞的?!能治好吗?”

“没事没事,等淤血散了就看见了,也就这一两天的事。”

五郎又问了一大堆问题才彻底安心下来,知道事实的情况之后动作夸张力道却轻的拍了一下一郎的头。

“笨蛋哥哥,以后不准上屋顶!”

“我就想看看有没有漏水的地方嘛。”一郎的眼球像是要寻找什么一样转来转去,声音也特别小声,一面死死抓着四郎的手。

看着这样不安的一郎,五郎也不好再说什么,走过去握住他另一只手。

“晚上,你想怎么办?这样你肯定不能一个人睡。”但五郎的语气依然强硬。

“fufu,我想和四郎睡。”

“干嘛非得是四郎。”

最小的弟弟好大的不开心,四郎也不好笑得太明显。

“我不想吵到五郎睡觉嘛。”

厉害厉害,把两个弟弟哄得很好嘛。

三郎看没什么大事,就开始左右乱看,到处找吃的,嘴上还问明天怎么办。

一郎是一定要请假了。

但三郎才工作一年多,假不好请,二郎又出差了。剩下四郎五郎,一个在剧团一个是模特,倒是好请假。

明天照顾一郎的人定下来,三郎也安心了,嘱咐他们给二郎打个电话,就回直径冲进厨房。

四郎五郎扶着一郎坐下,一个紧紧握着他的胳膊,一个贴着他问要不要喝水。

三郎端着咖喱走出来,噗嗤一声笑了。

怎么跟左右护法一样。

不过也是,欺负一郎时两个人冲在最前线,所以护着一郎的事也通常不会让给其他人。

什么也看不见的一郎好像猫背的更厉害了,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本来就显得有些委屈的脸满是不安,一郎虽然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常,在别人眼里却全是破绽。无神的眼睛一直找不到落点,四郎手一松开就马上左右乱看。

哪里是平时那个自然体的大哥。

这可把五郎急坏了。

趁着四郎看着一郎吃饭的时候,五郎无声把三郎拉到一边。

“一郎真的没事吗?”

“没事的,我没骗你,诊断书还在这里呢。”

三郎小时候有多欺负五郎,现在就多怕这个抖S番长。

“一郎以后还要画画呢。”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我都问了,不会有影响的。”

“真的?”

“真的真的。”

五郎一副“你真的问了”的不信任的表情,三郎只能拼命表达自己有多认真问了多少问题才敢带一郎回来。

一郎那边忽然发出了很大的动静,五郎干脆的放过了三郎。

“怎么了?”

五郎回到厨房看见一郎的水杯倒在桌子上,四郎一边擦着撒出来的水一边眼睛不离一郎。

“没事没事,水撒了。”四郎看着扭着姿势吃咖喱的一郎大声回答。

一郎撅着嘴也不说话。

五郎奇怪的看着四郎。

『他一定要自己吃。』

四郎用口型对四郎说。

『哈?』

『我要喂他,他不让。』

五郎翻了一个白眼。

“一郎!”

五郎故意压低的声音让一郎吓了一跳。

“水是你弄撒的?”

一郎缩了缩肩膀。

“姿势!”

勺子落到的盘子上。

“我喂你,知道吗?”

一郎再去找勺子,勺子里已经盛好饭递到嘴边了。

赶快乖乖的张嘴。

不想让五郎不开心。

这样的态度让五郎嘴角不能抑制的上扬了起来。

可惜一郎看不到,他正拼了命的想把勺子里的饭全吞进嘴里。

“慢点吃。”

一郎点点头。

随着一口接一口的喂食,五郎语气和动作也柔和起来,四郎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时不时递上水。

再不吃饭都要凉了。

可三郎不敢说出口,只端着自己的餐具逃向厨房。

第二天,一郎醒来时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昨天莫名其妙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双生子们团团围住。

现在睁开眼睛竟然和睡着时没有什么不同,只有能遮挡住一切的黑暗,一郎忽然害怕了起来。

“四郎,四郎。”

小小声的叫着,却没有人回应。

一郎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又叫了几声。

四郎快要忍不住笑了。

不放心睡在自己旁边的大哥,四郎几乎天一亮就醒了。

睡着的时候比谁都想小孩子一样的一郎,头陷在枕头里,只给四郎留下一块圆鼓鼓的脸颊。正当四郎看得出神时,一郎睁开了眼睛,失焦的眼神提醒自己哥哥还什么都看不见的事实。刚想拍拍一郎,一郎就开始叫自己的名字。

软软小小的声音,像小猫一样。

太过不安的小猫,一个劲的摸着床铺,四郎故意躲着一郎探过来的手。

“四郎!”

声音不似平时,非常清晰的发音,一郎抿着嘴,眼球动的厉害。

有点欺负的过头了。

四郎握住了那只离着自己最近的手,一郎整个人放松下来。

“四郎。”

放松下来的一郎又恢复了一贯的软糯。

四郎的心一下子被填满了,本来是想要欺负一下哥哥的,可为什么到头来想哭的却是自己呢。

真的,喜欢一郎啊。

四郎贴过去,趁一郎还什么也看不见,亲了他的额头。

“没事的,一郎。”

一郎瞪大了眼睛,小小的点了一下头。

四郎不能忍受的紧紧抱住一郎。

要是一郎还看得见一定不会让自己这么做的,四郎自认为不是被动型的人,一确定喜欢上了一郎,四郎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做一些亲密的小动作引起一郎的注意。一郎

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其实一直都有若无其事的躲避一些太过亲密的动作。

可是今天一郎看不见了,今天的一郎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四郎。

四郎不掩饰占有的眼神看着一郎,双臂也紧紧的抱住他。

“一郎四郎,起来吃饭了。”

是五郎的声音。

让四郎从一郎只需要自己的错觉中清醒过来。

“来了来了。”

四郎马上爬了起来,帮一郎整理好睡衣,牵着他的手把他引导到浴室,在过程中动手动脚的摸着一郎的腰和屁股。一郎现在也没法像平时一样反抗,撅着嘴晃动身体躲开,又害怕四郎扔下他一个人不管,只能死死抓着他的手,让四郎摸了个痛快,两个人黏在一起好像连体婴儿一样。

“好香啊。”

四郎带着一郎下楼时,已经只是扶着一郎的胳膊了。

听见一郎的声音,五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但说出来的话却完全相反。

“太慢了,你们两个。”

还好上扬声线的奶音暴露了他的心情。

“因为看不见嘛,收拾了好久。什么这么香?”

一郎用撒娇的声线问着。

“吃了你就知道了。”

五郎从四郎那里接过一郎,扶着他在自己的座位上做好。然后立刻把那个最为散发着香气的鸡蛋卷夹到一郎的嘴边,看着一郎老老实实的接受自己的喂食,更是止不住笑容。

“哇,好吃。”

一郎一边努力咀嚼这一边感叹。

“要不要喝水。”

“唔嗯嗯,还,还不用啦!”

“嚼完再说话。”

五郎说着边拿纸巾擦了擦一郎的嘴角。

四郎在一边默默的看了一会,过去拿了自己的那一份早餐。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感觉到了五郎也喜欢一郎这件事的。

这也是四郎为什么还没有向一郎告白的原因。

“五郎是我唯一的弟弟。”

“最喜欢五郎了。”

从小就把五郎捧在手心里的四郎,却和最宠爱的弟弟喜欢上同一个人。

这让四郎不知所错。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采取怎样的行动,只能这样放任还没整理好的心情,看着越来越喜欢一郎的五郎一点点长成一个立派的小大人。

五郎把一郎照顾的密不透风,看起来好像是四郎一个人在一边不负责任的悠闲吃饭一样。

只有时不时看过来的样子暴露了他的心情。

四郎吃完了饭,还若无其事的静坐了一会,才过来去接五郎手里的筷子。

“快去吃饭吧,五郎,都要凉了,这个大叔我先喂着。”

五郎点点头,恋恋不舍的把筷子放到四郎手里,眼睛还没有离开一郎。

“快快快,大叔,你就不能吃快点,真麻烦啊。”

听见四郎这样说,五郎放心去找自己那份早餐。

知道四郎是为了让自己吃饭才去喂一郎的,但看到一郎吃掉四郎夹给他的鸡蛋卷时四郎的笑容。还是让他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

“一郎他身上有好闻的味道哦,是一郎的味道。”

自从知道了四郎为什么要和一郎粘在一起的原因之后,认真的五郎当然去验证过了。

趁能与一郎接近的机会,五郎闻到了四郎说的一郎的味道。

真的是很好闻的味道。

而且自从闻到过一次之后,感觉就能一直闻到了。

五郎承认,他喜欢一郎的味道。

从那之后,五郎也开始喜欢粘着一郎,就算是高中叛逆期的时候,也没有故意疏远一郎。

可能是因为这个,也可能是一郎温柔的性格,当时只有一郎说的话,自己还不会过分反抗。

虽然也没有听就是了。

大多数时候,还是对一郎用强硬的语气要求,看到有点害怕的一郎,就更加生气的叫对方靠过来。

一郎总是听他的。

有着软软甜甜的味道的一郎也总是能安抚他的心。

叛逆期结束之后,五郎有时候也会故意用命令的语气,让一郎去做什么。

每当一郎去做了,五郎就很开心。

得知自己喜欢的人也在意自己,确实是让人开心的事。

喜欢一郎,不想只停留在比其他兄弟要亲密,而是想要比任何一个人都亲密,不仅仅只是试探的要求他去做谁都能做到的事,想要让他因为自己的话做一些更过分的事。

想要拥有他。

这样的心情只要出现了一次,就不可能回头了。

但果然,不可能轻易的就去这么做。

开始思前想后,犹豫不决的时候,发现了四郎的不对劲。

一直以来,五郎都觉得四郎最喜欢的应该是自己,他始终把自己放在任何事任何人的前面,无论什么只要自己愿意,他都会去做。

这样的四郎,有时候却以关心自己的名义,阻止自己与一郎的接触。

也许是和自己一样吧。

五郎有些拒绝去想这个问题,他喜欢一郎,是那种想要得到一郎的喜欢,但对四郎,他也非常珍惜这个哥哥。

四郎一边喂一郎一边大笑着,嘴上虽然说着过分的话,但动作却小心翼翼。

应该也是相当喜欢一郎吧。

怎么会这样呢?

别人都说双生子会喜欢上一样的东西,这样和自己两个极端的四郎哥哥,怎么偏偏就在喜欢的人这个地方一致了呢。

吃过早饭无所事事,其实也不能干什么的一郎干脆又趴在沙发上打盹。

看他这样没什么问题的五郎随手拿了一本杂志开始研究自己的工作,四郎在厨房刷碗。

五郎看累了一抬头,发现沙发上竟然没有人。

一郎不见了。

“哎。”五郎站起来,哪里都看不见一郎,“一郎?”

四郎听见声音,大声问,“怎么了?”

“一郎不见了!”

四郎从厨房里冲了出来。

舞驾家不小,但也是可以一眼扫过去的普通大小而已。

没有,那里都没有,一眼就能看出来。

四郎冲向玄关,五郎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就在两个人准备出门寻找时,走廊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音。

是一郎。

四郎和五郎顺着声音找到人,一郎正捂着自己的脚。

“你在干嘛!一郎!”

四郎的声音非常尖锐。

“我去上个厕所。”

一郎的表情有点得意洋洋。

“哈?”

“你看,我一个人也可以吧。”

五郎和四郎对视了一下。

竟然这么快就适应了看不见的情况。

从小他们就知道他们的大哥非常器用,什么都能很快上手,这对父母早逝的舞驾家来说,一直都是真理。

那个兄弟里最矮,笑起来软乎乎的年长者,从来都是他们的依托。

凭着一双巧手,和绝对公平的态度。

一郎从来没有放弃这个由产房护士的花子妈妈带回来的弃儿组成的家庭。

拥有坚强眼神的一郎。

也许打从一开始,无法告白的理由就不是什么和同胞的兄弟喜欢上同一个人,只是因为那个人是一郎。

而喜欢上他的理由也是如此。

那个和二郎一起,拥抱着整个家的一郎。

“哥哥还真是,什么都适应的很快啊。”

四郎的语气里绝无嘲讽,而是自己的无力和对一郎真诚的佩服。

这时,厨房里传来盘子碎掉的声音。

“啊,抱歉,我刚才太急了。”

四郎转过身去,看着厨房的方向。

“啊!让你们着急了?抱歉!”

一郎才想到自己这是擅自行动。

“你知道我们看到你不在了,心脏都要停跳了吗?”

五郎实在忍不住了。

他知道四郎已经不打算追究这件事了,可看到四郎失望的眼神,他还是无法把话吞回去。

“对不起,真对不起。”

一郎两手合十,一脸搞砸了的表情。

“那你要怎么办?”

“哎?”

“亲我们一下吧。”

五郎一如平常,提出惩罚的条件。

“fufu~好啊。”

这对一郎来说有点小菜一碟了,他们可是相亲相爱的舞驾家。

“亲嘴。”

五郎当然知道一郎在想什么。

“哎?!”

知道是自己伤了两个弟弟的心,可是亲嘴还是有点困难啊。

“我要走了。”

一郎听见五郎离去的脚步声,

“别!”

下意识顺着声音抓住了五郎。

“所以?”

“我亲啦!”

一郎撅着嘴,无奈妥协。

到最后,他还是不能拒绝末子的要求。

“我找不到嘴在哪里啦!”

刚准备要撒娇,使气氛轻松一些的时候。

五郎却用非常低沉色气的声音在一郎耳边说了“在这里”,接着唇和唇就贴在了一起。

一郎没反应过来,五郎就直接乘虚而入,用舌头在一郎的口腔里舔了个边。

五郎搂着一郎的细腰,把对方吻到腿软才放开。

一郎刚要开口,马上被五郎打断了。

“还有一个。”

四郎在一边全程看完了自己兄弟间的深吻。

现在对方已经在邀请自己了。

只用了一秒时间犹豫。

就败给了想要亲吻一郎的欲望上。

算了,会怎么样我可不管了。

一郎在一片黑暗中从一个人的怀里被送到另一个人的怀里。

紧接着就被掐着下巴,重复了刚才的动作。

两个人从抱人的方式,身上的味道,到接吻都完全不同。

一郎却完全沉迷其中了。

“喜欢你,一郎。”

四郎放开自己的唇,明明是主动方却喘的厉害,他把呼吸全都送进一郎的耳朵里,这样告白道。

“成为我们的吧。”

旁边也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说话。

啊啊啊,最喜欢弟弟了。

非常了解自己,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四郎。

帅气又可爱,可靠的照顾着自己的五郎。

看不见他们的表情。

但听到的声音却好像要哭了似得。

明明知道不可以。

明明应该拒绝的。

但还是点了点头,说了,

“好。”

END


评论(1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