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HYPNOTISM 下 (SO)

这是一个怀孕梗(并不)的脑洞

现实向

注意避雷

谢谢观众老爷的红心,让我每天拼命写了下去,这个脑洞才得以完成。

人...人民的力量!(哦哦哦!)

*

之后的一周,樱井却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大野开始对食物的味道过敏,在收录的间隙,和大家一起讨论要吃什么的时候还是普通的样子,可等到樱井为大家注文的拉面送到之后,拉开一个个塑料封膜,拉面的香味却让他皱起了眉头,用手挥去味道,小声的干呕。要不然就是在五个人开会的时候一个劲的吃着话梅,相叶要来一颗,却被酸的一下子吐了出来。然后就是听见自己的经纪人讲大野的经纪人明明已经给过大野治疗胃病的药了,又因为不见好转,想带大野去医院,结果被强烈的拒绝了,甚至还把经纪人关在了门外。

“樱井君可不要把我关在门外啊!”

听到自己经纪人的调侃,樱井笑着点头。

什么啊,忍不住在心里喃喃自语。

这些症状确实都和自己在网络上看到的一样,他却对探究这件事的真相失去了兴趣,现在只想和大野君好好谈谈,对方能观察到的慢慢消瘦下去,精神也没有那么好,在一起的时候更是没见过有好好吃东西,太过担心对方的身体状况,其他的反而都不重要了,但是大野表现的若无其事,不仅是樱井,所有人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就这样磨磨蹭蹭欲言又止,最后提起这件事的还是二宫。

“大叔,听我的经纪人说你不想去医院,赶紧给我去医院看看,现在,我陪你去。”二宫今天一进乐屋就把樱井想说的全说了。

紧跟着进来的松本也皱着眉头看着手里拿着樱井刚刚递过去的报纸的大野,“时间很充裕,收录前回来就行。”

“对啊,leader去一下,马上就会好了哦。”像哄小孩子一样,相叶听完末子两人的话之后也靠了过来,揽住大野的肩。

想说的话又被抢先了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樱井看到大家一起劝慰的样子也有些放心了。

这样大野君就能好好的去看病了吧。

“不要。”大野把报纸扔在一边,坚定的拒绝道。

“大叔!”

“大野桑。”

“leader?”

被逼的太紧的大野开始闹起了别扭,“我说不去就是不去。”,摆起了年长者的架子露出难以亲近的表情。

二宫和松本竟然一下子说不出来话。

“就稍微去一下,好吗?”只有相叶还收紧手臂,温柔的开口。

“不去不去不去!”好像忍无可忍了一样,大野竟然也像小孩子一样,扭过身子打了相叶揽着大野的那边的肩膀。

相叶下意识的以为会被打头,歪了一下脖子,但还是想要把人搂回来,结果又挨了一下。太过惊讶的相叶松了力气,大野乘机站了起来,冲出了乐屋。

“等等,大野君。”一直在旁观的樱井最先反应过来,也赶紧冲了出去,留下面面相觑的三个人。

*

“大野君!”

论跑步,樱井自认为不会输给大野,更何况他最近又没有好好吃饭。很快在走廊尽头的楼梯间里追上了他,樱井赶忙抓住他的手腕,让他不要再跑了。

被抓住的大野好像也没了要反抗的意思,站在了那里。

“不想去就不要去了。”

稍微劝说的话让大野放松了下来。

接着大野撅起嘴,用可怜的声音说,aiba酱一定生气了的样子也让樱井更加放柔声音。

“不会的,智君好好道歉的话,相叶君一定不会在意的。”

大野抬头看了樱井一眼,小小的点了一下头。

樱井马上趁机问道,“智君有什么想吃的吗?我想请智君吃饭呢。”

耐心的等待着,大野终于开口了。

“想要吃牛排。”

可爱的,小小的声音。

发现这个人的逞强可能到了极限,开始有点依赖自己了。

这样的事实让樱井露出笑容,“真的?我也好想吃啊 ,光听着就有点饿了。”

“什么嘛。”大野也跟着笑了。

啊啊啊,终于笑了,樱井放下心来。

两个人傻乎乎的笑了一会,气氛彻底放松下来。

“想要吃那家的牛排。”

“什么什么?”樱井问道,然后马上想起来了,“上周收录时在节目上吃的那个?”

“有点在意。”

“我一会就去问一下,一起去吃吧。”樱井看着变得有一点害羞的大野,用温柔的声音安慰他。

放松下来之后,大野开始有点左顾右盼

樱井又开口说,“去和相叶君道歉?”

大野的表情一下子被点亮了,“去。”像是怕樱井反悔一样赶紧说道。

樱井温柔的看着大野,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起回到乐屋,大野一进门就立刻和相叶说了对不起,结果两个人抱在了一起,又亲亲蜜蜜的开始吃放在桌子上的糖。

然后大野一边剥着一边小小声的说,“kazu,润君,对不起。”

被道歉的两个人一个一下子偏过头笑得超大声,一个想要瞪他却因为太没有气势而失败了,害羞的不再看他。

二宫转回来看向樱井,樱井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乐屋终于又回到了原来属于岚的可爱的气氛中了。

*

因为害怕大野反悔,樱井一直不停的在说自己有多期待,多想吃。

结果等一切如樱井所愿,牛排也顺利端上来,大野却完全失去了吃的兴趣。

不,不如说,大野一脸抱歉的站起来小声的说自己要去一下厕所。

那副样子根本就是想去吐。

啊啊啊!失...失败了...

这样想的樱井傻坐了一会,才回过神来,又想到大野君是不是没有吃药。虽然有点失礼,樱井还是翻了一下大野今天带来的包。

还好药有好好带着,樱井反复看着药盒上面的说明。

有什么不对,樱井皱起眉头,这盒药完全没有开封。大野从开始不舒服已经一个星期了,而这盒药樱井以前也吃过,不可能这么快就吃完,到能换一盒新的的地步。

除非...

樱井心脏忽然开始狂跳,一个想法浮现出脑海。

这个药确实列在某种情况的禁忌药品栏里。

他赶快冲向厕所的方向边跑边唾弃自己怎么这么晚发现。

大野在厕所吐的浑身发抖,明明没有什么可以吐出来了,可还是忍不住干呕,他一边漱口,一边试图阻止想吐的感觉,眼角里积滿了泪水。

樱井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确认厕所里没有人之后,就把门锁上了。

“智君。”樱井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智君有好好吃药吗?”

大野用湿漉漉的眼神看着他,难受的有点说不出来话。

“智君没有吃药吧。”

“...”

“为什么不吃药呢?不喜欢?”很温柔的语气,像是在对小孩子说话一样,“还是...”

大野下意识的抬眼看着樱井。

“觉得自己怀孕了,所以不敢吃呢?”

大野的表情一下子变了。

“你在胡说什么?!”

“...”

“笨蛋,男人怎么怀孕?翔君这个笨蛋!”

啊啊啊,已经可以完全确认了。

“也不敢去医院,因为害怕检查出来,被人用奇怪的眼光看着。”

“怎么可能,你在说什么啊!”

“不要担心哦,智君,一点也不奇怪,很可爱啊。”这次是带着从容的笑意的声音。

“你再胡说!”

既然这么激烈的否定的话,那么就...

大野红着眼眶狠狠的看着樱井,樱井却瞪大了眼睛,可爱的圆圆的眼睛,接着用撒娇一样甜腻的声音说,“这也是我的孩子吧,今晚能到我家来吗?我想帮忙啊。”

因为樱井的话语让大野完全呆住了。

有一点难以拒绝,可靠的年下的团员忽然撒娇的声音。

更何况,也确实是。

一直以都是一个人怀抱着困扰,真的很辛苦。

看着眼神游移的大野,樱井笑了起来,“好吗?我想出一份力啊。”

“不要再乱说。”

“好好好。”

“根本...根本没有这回事!”

撒谎,一眼看穿的樱井再也忍不住笑意,但也“是是是,只是想让智君来我家里而已。”的回答着。

*

吃了两份牛排的樱井,一把大野带到自己的客厅,就说自己要出去一下,让大野随便看一看电视。

“什么嘛。”大野不满的撅着嘴,也不打开电视,开始在樱井家里闲逛。

不过一会就看见樱井开门回来,急匆匆的冲进厨房,好像途中又撞到了什么,“啊”的叫出声。

大野跟着风风火火的樱井一起进了厨房,看到他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碗来。

“我叫了外卖,很清淡的,智君什么也没吃,稍微尝一尝?”

“哎?好...好快啊。”

“什么?”樱井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问完之后自己又恍然大悟,给了大野一个微笑,“我在车上就点了哦。”

过了好一会,大野才用恍惚的声音说,“翔君好厉害,要我根本做不到。”

“不会让智君做这种事的,快坐下吧,吃一点好吗?”

“唔。”

看着有点脸红的大野,樱井非常开心。智君好可爱好可爱,这样想着,把他引到餐桌前,把食物摆在桌子上。

“好吃吗?怎么样?”

真的很好吃,这个人永远都知道自己的口味,对于这样的樱井无法招架,只好一边脸红一边吃了一些。

“太好了。”

樱井看起来安心了,“如果不想吃药,也是可以慢慢食疗的。”

听着樱井轻松的话语,一直以来怀抱着奇怪的心事又经受着身体上的痛苦的大野忽然有点想哭。

为了拼命忍住眼泪而皱起眉头,也很快被樱井发现了。

“智君。”好像对着什么珍爱的人才会发出的温暖轻柔的声音,“哭了?”

摇头时被抱住了。

“对不起,一直没有发现,让智君一个人痛苦,以后不会了,原谅我好吗?”

没办法再逞强了啊。

两个人轮流洗过澡之后,睡在了一张床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野就窝在了樱井的怀里,闻着安心的香气,迷迷糊糊的马上就要睡着了。

“住下来,好吗?”

好狡猾啊,这时候问这种事。

“呐,我想吃智君的料理,广播时一直说的那个。”

根本就...

“智君想吃什么?”

为了掩饰害羞和想要依赖的心情,胡乱回答了“嗯”,堵住了樱井的嘴。

看来今天晚上能好好睡着了。

*

宠过头了吧!?

二宫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摇了摇头。

自从那次年下三个人逼着大野去医院没有成功之后,樱井那天晚上似乎和大野去吃饭了。
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因为有五个人一起的工作再见面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同,一直以来总是一方温度过高一方温度过低而不停错过的两个人,现在好像完美的契合上了。

若无其事的向樱井撒娇的大野和因为被依赖就笑容止不住的樱井,看起来好讨厌。

二宫没法冷静的玩游戏。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因为太过在意干脆直接问问本人吧。

“大野桑,好点了吗?”

听见二宫有点生疏的称呼,让大野有点自责的一缩肩膀。

“好多了。”

“哎~真的?有好好吃药吗?”

“唔...”

对于不善言辞的大野,实在太容易显露破绽。

“没有吃药却好了很多?”

“为什么nino知道我没有吃药?”

二宫才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怎么搞的?你到底想不想好了?真是的,要不要认真工作了?”

故意用语言刺激。

“不是的!是翔君说可以食疗的,所以我有认真治疗啊。我会好好工作的!”

果然最怕被人说到这个问题,大野赶紧反驳,却没想到暴露了更多。

“翔君什么时候说的?”

“我们不是一起吃饭了吗?就那时候...”

不对不对有什么不对,只是这样,说话的语气未免有点太犹豫了,而是食疗这种麻烦的事,怎么都不像和怕麻烦的大野能粘上边。

二宫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一样,“你去翔桑家里留宿了?”

“...”

望着大野那副你怎么知道的样子,二宫觉得十分生气。

“你真的去留宿了啊,我乱猜的,这都可以猜中。”

“...”

二宫看着大野想说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联想起两个人之间的行为。

“不是吧!不是吧!喂!不是真的吧!今天是翔桑送你来的对吧!”

“啊。”

什么啊,那副糟了的表情。

“你现在还住在翔桑家里?!”

过了好一会,大野才用委屈的声音说,“nino怎么这么厉害。”

不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二宫被惊讶到只能张着嘴。

这两个人在干什么?

留宿一天也就算了,这已经几天了,你们是在同居吗?

为什么会这样,二宫绝不是一个不敏锐的人。

马上就联想到了那次的占卜,结合大野现在的情况,其实二宫也有所怀疑,但最后还是无法相信,才忍无可忍的让大野去医院,以为只要去了医院就知道这根本不可能是怀孕。

太超出常识了。

而现在这两个人,该不会准备接受这个超常识的事情吧!

就算一切是真的,前途的灰暗也是一目了然。

智君也就算了,连翔桑也?

这个陷入爱里面的笨蛋!

二宫,不,或者其他三个人都能看出来,年上的两个人互相喜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再进一步,二宫觉得这样也不错,当然希望他们能幸福,可这样有着温暖的空气流动的两个人也很让人舒服。

也许他们也隐隐感觉到再进一步会带来的麻烦吧。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直白的告诉自己,原来这两个人想要在一起的欲望这么强,只要一个顺势就能如此大幅度的进展。

这样真的好吗?

翔桑,你做好觉悟了吗?

那个一直以来都有所顾忌,无法行动的你,

真的,想明白了吗?

想要知道樱井的想法。

二宫不管还想跟他搭话的大野,恶狠狠的盯着乐屋的门,等着那个一脸准爸爸的表情的笨蛋回来。

不过一会,樱井急匆匆的跑了回来,手上提着一袋东西。

“智君智君。”樱井带着笑容向大野招手。

有点顾及的看着二宫,大野一脸闯祸了的表情靠近樱井。

“怎么了?怎么了?”马上发现大野表情有点不对的樱井问道,但还是等不及一样打开塑料袋给大野看里面的东西,“我找到那个牌子的话梅了,还有,我还买了一些其他的,智君不是要吃甜的吗?你要是不想吃,一会带你去吃蛋糕好不好,我已经预定好了。”

“不是,那个...”大野想要解释。

“哎,已经不想吃了吗?没关系哟,又想吃什么了?”

“不是不是!”大野因为樱井毫不掩饰的话语弄得有点脸红,“而且我又不是...!”

说,说不出口。

结果只是把脸弄得更红。

“好可爱,智君。”樱井用低沉的嗓音轻声说,“没关系哦,多依赖我嘛。好吗?拜托啦。”

“嗯。”被喜欢的声音这么说,大野像不能控制了一样的回答了。

“翔桑,能出来一下吗?”

来自二宫超冷的声音,打断了这边的火热。

“啊!怎...怎么了?”樱井现在才反应过来的有点害羞,但又忍不住一脸的笑容。

切,因为太幸福了,完全没有被击倒啊。

二宫不甘心的撇过头,“我找你有事。”

“哦哦!马上来。”

樱井把东西塞进大野的手里,又把刚刚的话重新说了一遍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

二宫走进一个没人的休息室,不理樱井超好调的问“哎,怎么了?怎么了?哈哈,发生什么了?”的声音,直接把门锁上。

用超冷的视线回头看着樱井,樱井也慢慢开始感觉奇怪。

“nino,怎么了?”

现在这个语气变得顺耳多了,二宫心想。

“翔桑,听说大野桑住在你家里,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没有啊,智君最近吃的不好,我只是想帮帮他而已。”

“要是这样,还是算了吧,他怎么说也是个成年人了。”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樱井有点生气的看着二宫。

“哈?当然有关系了,我可是最喜欢大野桑了。”

“所以呢?”

声音有点冷啊。

“要是没那个意思,就不要随便招惹别人,翔桑不是最知道吗?”

“...”

“要是不喜欢智君,就请不要做奇怪的事!”

忍不住声音有点尖锐了,二宫下意识的咋了一下舌。

“我怎么可能...!”

“翔桑相信?那个占卜?”

“我...”

“果然。”二宫开始有点真的火大,“要是不珍惜他,就请不要玩弄智君的感情了。”

“怎么可能!我可是有自信比谁都珍惜他!你什么都不了解!我!我可是!”

“...”

“比谁都认真的看着他啊。”

真是,可怜的自白啊。

“那就好好帮他解决问题吧,拜托了。”二宫的声音都跟着可怜起来了。

沉默了良久,樱井才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用小小的声音说,

“应该是催眠吧。”

“嗯?”

二宫一时没反应过来,然后马上就明白了。

对啊,如果是催眠的话,一起就说得通了,本来就是被催眠体质的大野桑,身体因为暗示,擅自做出了反应。

“你什么时候想到的?”二宫被猛然出现的真相袭击,看起来有一点站不稳。

“知道智君自己有意识到怀孕之后,就是那天晚上,智君睡着之后,我一直在想这件事。”

二宫硬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看着有一点懊悔的二宫,樱井竟然不合时宜的有一点得意洋洋起来。

“毕竟我最在意智君的事了。”还忍不住说出来了。

“那你为什么不说?啊?而且还自己沉迷于这种情况之中了吧,你实在是!”
被狠狠的瞪了。

而且樱井也无法反驳,自己也确实陷入可爱的智君认为怀着自己的孩子这种梦幻的情景给自己带来的满足感之中了。

“就那么有趣?”

二宫鄙视的看着樱井。

“才不是有趣!我才不会因为有趣就这样吧!”

“哦?”

“...”

“大野桑,很可爱?看起来好像怀了自己孩子的大野桑?”

“kya,简直超绝可爱的!你不知道!那个...”

还没说完,就被二宫冷酷的视线打断了。

“其他的话我不想听,你到底打算这么办?”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解决啊,解开催眠。之后我去找过那个大师,她的预约要等到一年后。”

催眠二人组陷入了沉默。

看着沉思的二宫,樱井小声的叹了一口气,又说道,“所以我现在只能尽量安慰智君了。”

“他说他好多了。”

“嗯。”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应该是我的食疗方法比较好吧。”

“怎么可能,那不是身体的现象而是心里的现象吧,会因为治疗而缓解吗?”

“因为觉得治疗了,心里上就有所缓解了吧。”

“会是因为翔桑吗?”

“哎?”

“说到底,智君为什么会固执的相信自己会怀孕呢。”

“不是因为是容易被催眠的体质吧。”

“只是这样吗?有没有一点真的想要给翔桑一个孩子的原因呢?”

被二宫的这种猜测弄得有点脸红,樱井“哎,啊?什...什么?”的陷入混乱。

二宫白了一眼,“智君喜欢翔桑啊。虽然让人生气,但这就是事实。”

樱井的脸更红了。

“不如试试,如果大野桑得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他是不是就能解开催眠呢?”

“智君想要什么呢?”

“笨蛋!”被樱井的迟钝打败,二宫毫不犹豫的说出来了,“当然是和翔桑当一对恶心的情侣了。”

“哇,不...不要说的这么直白啦。”

好讨厌,二宫心里有点别扭。

“总之快试试吧,和大野桑告白。”

“嗯...嗯!”

看着表情一下子被点亮的樱井,二宫无法坦率的祝福他。喜欢岚的每一个人,但要是他们擅自变得关系很好,自己就会有点不开心,不过,要是能幸福的话,也就算了。

二宫心里想着,拍了拍樱井的肩膀。

*

樱井不得不坦白,他很享受智君这样依赖自己的样子,所以才一直没有好好行动,找寻解决的方法。

毕竟,那样每天早上在自己身边睡得迷迷糊糊的智君,但还会好好爬起来,给自己做饭,要是平时绝对不会发生的事。那个拥有把什么都能做好的巧手的智君,那个超级怕麻烦又别扭的智君,给自己做饭什么的。

樱井还以为看到了天使。

用不可思议的声音问怎么了,智君,忽然间,做饭什么的,都不能好好说完一整句话。

看着这样的樱井,可爱的笑着的大野说今天好像有点食欲了,翔君不吃吗?

“吃!”

端上来的就是樱井之前说过的料理,樱井就知道大野是想完成那天晚上的承诺。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

感觉快要哭了,料理还特别好吃,樱井一下子就失去了面对现实的勇气。

这简直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场景。

但是,现在,一定要让智君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要帮他好好面对才行。

回到家的樱井,看到抱着膝盖的大野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的看电视。

啊啊啊啊,好可爱,就不能把这个人这么留住吗?

因为大野每天都会在自己家这种事就欣喜成这样,樱井知道自己早就深陷其中了。

“智君。”用超甜腻的声音开口的话,对方就会马上转过头来,也会给自己一个甜甜害羞的笑容。

“你回来了?”

“哦哦!”这样有点冒傻气的回应,就会加深那个笑容。

“欢迎回来。”故意模仿自己低沉的声音,然后因为太害羞,自己笑倒在沙发上。

这个人一定不知道自己几岁。

樱井洗完手,就紧贴着他坐下。

大野在摸着自己的肚子,表情非常温柔,这是他最近习惯的动作,樱井因为这样的大野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他会不会很期待这个“孩子”呢?会是因为是和我的孩子吗?这样自以为是的认为可以吗?

但是...

“智君今天好多了?”

“嗯。”

“...”

“真是谢谢翔君了,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要是真这么觉得...”

看着大野疑问的眼神,樱井下决心说出来。

“能和我谈谈?”

“...”

“孩子?”

大野低下了头,手指绞在了一起,樱井也随着大野的视线看着那双好看的手的动作。

“说得也是,也不能一直这么逃避下去。”

“...”

“这样他也会很伤心吧”

转而用手摸着肚子,樱井知道了那个他指的是谁。

“要好好的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就算再危险也没关系。”

“智君...我可以和智君一起抚养这个孩子吗?”

“啊,说得也是,这也是翔君的孩子啊,到时候,要是我出了什么事,能拜托给翔君吗?fufu,是不是太狡猾了啊。”

我是不是可以这么擅自的以为呢?以为智君在意我的事,那我能说出来吧,自己的心意。

“不要!”

听到樱井的回答让大野睁大了眼睛,然后有点失落的垂下头。

“也是啊,不能这么麻烦翔君了。”

“孩子的事,我一点也不在意。”知道大野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樱井用更坚定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意识。

“...”大野的表情稍微有点扭曲,忽然开口说道“我要走了。”

“智君!”樱井一下子抓住大野的肩膀,直视眼神不断游移的大野,“我!”

快说出来!

在心里给自己加油,一直以来,因为害怕而无法向他表明自己的心意,但是现在,是不是可以对自己稍微有点信心了。那个一下子就答应和自己一起抚养孩子的大野,也和自己有一样的心情。

“我只在意智君的事。”

啊,说出来了。

樱井肩膀一松,想说的话也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

“我想和智君在一起,不是那种因为什么责任,因为什么孩子,就是单纯的,想和智君在一起。”

“...”

“我喜欢智君。”

忽然有点想哭,大概是因为听到这些话的大野没有什么反应吧,自己搞不好被拒绝了。也许那个孩子的爸爸是谁,大野都能说出和他一起抚养也说不定。

就在这么自暴自弃的时候,听到了大野温柔的声音。

“我也喜欢翔君。”

哎?等...等一下。

“孩子是翔君的,真的太好了。我现在很幸福。”大野好像真的一脸感叹的样子,然后看着一脸茫然的樱井忽然笑了,“笨蛋翔酱。”

明明之前还那么别扭的,樱井被大野的直球打败了。

大野看着还没反应的樱井有点无奈,就凑上前亲了他一下。

“智君!”反应过来的樱井被巨大的惊喜冲击了,一下子抱住大野。

大野温柔的拍着樱井的后背,又摸了摸樱井的头发。

这样的大野让樱井在心里尖叫着,出现了,年长者的有余。

好不容易稳定了自己的情绪,樱井才想到自己真正的目的。

说起来,这个有余的年长者还被催眠着呢。

“智君。”樱井严肃起来。

“kya,什么嘛,翔君超帅的。”

又...又被击沉了,樱井做了一个深呼吸。

“听我说,智君,智君真的觉得自己怀孕了吗?”

“哎?”

大野的表情有点伤心。

“翔君真的不想要孩子吗?你不是一直说想要孩子,想要孩子的。”

啊,该不会。

一直以来都觉得奇怪,智君不像是会对“孩子”感兴趣的人,非得说,对孩子有执着的是自己。

也许...

“智君是想给我一个孩子吗?”

大野的耳朵红了,眼神也游移起来。

原来是这样,樱井忽然十分感动也十分心疼,慢慢的把大野抱紧怀里。

“不需要的,智,我要是有智的话,什么也不需要。”

“...”

“我一直以为,智君不会回应我的感情了,因为太过苦闷,骗自己要是找到一般人的幸福,说不定就能忘了喜欢智君的事。”

“...”

“结果我根本做不到,只是徒增痛苦而已。”

“...”

“而且我没想到智君这么在意我的事,我现在真的会因为太幸福而死掉吧。”

“才不会死,不要乱说!”

“智君,智君,智君!”超甜蜜的声音。

“什么啊。”

“我只要智君,其他的什么也不需要啊,我喜欢你。”

稍微分开一点,樱井看着大野的表情。

对方因为太直白反复的告白弄的满脸通红神情恍惚。

好可爱。

稍微亲吻一下额头,怀里的人就惊的一跳。

“所以,能听我说吗?”

“什...什么?”

樱井直视着大野的眼睛,清晰的将话语传达到心底,

“男人是不会怀孕的哦。”

*

“nino!nino!”

好吵啊,二宫不耐烦的看着刚刚冲进乐屋的相叶,“怎么了?”

“leader和翔酱交往了!你知道吗!哇!真的?”

“是你告诉我的,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啊”直接的吐槽,但因为这件事实而有点生气,干脆不理相叶的二宫,想要继续专心剧本。

“而且是一周前就一起了哦!那为什么leader看起来对翔酱好冷淡。”

“...”

“翔酱昨天喝酒的时候告诉我的,还伤心的说自从那天leader就不理他了。”

“...”

“我还以为他被拒绝了,可他又说不是,还生气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啊啊啊,为什么这个人会以为我会知道啊!

二宫给了相叶一个超冷的眼神,“我要看剧本了,aiba酱,不要打扰我好吗?”

“哦哦,抱歉抱歉,我去和松润说去!”

对方在忙着临近的演唱会,大概也不会理你吧。但二宫没有说出来,只是把视线转回剧本。

实在没什么好惊奇的,毕竟年上组两个人的互相爱慕已经人尽皆知了,这样的消息,对于年下三人组来说也就是,“哦,果然!”这样的情绪而已了吧。

不过,相叶说的大野不理樱井的理由。

二宫忍不住对着剧本笑出声。

现在那个人一定因为那样丢脸的行为和自己表露出来了对樱井太多的爱意而害羞的闹别扭吧。

知道两个人暂时还不会太过亲亲蜜蜜,二宫觉得心情稍微明朗了一些。

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再去帮翔桑吧,到时候一定要好好要求回报。

有点小开心的哼着歌的二宫,听到乐屋门打开的声音。

进来的人是松润。

哎哎哎!有什么不对!

松润竟然不是那个闪闪发光的star脸,而是超级灰暗茫然的表情,还走着走着撞到了椅子。

不会吧!

二宫想收回刚才的话。

团里的爸爸妈妈真的在一起了,对末子的影响还是蛮大的。

又有麻烦要处理了啊,翔桑。

加油吧!(o゚v゚)ノ ☆

END

里话

“请问大野桑认为的怀孕的契机是什么?”

“哎,不是那个触碰指尖吗?”

“啊,这...这样啊。”

被大野的机智击沉的二宫和被大野的可爱击沉的樱井一起回答道。

评论(40)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