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HYPNOTISM 上 (SO)

这是一个怀孕梗(并不)的脑洞

注意避雷

短小,本来想一发完结的,结果拖了整整一个月,想着发出来可能有助于我继续填坑。

谢谢各位观众老爷的捧场(泣),实在是一个毫无毅力,没有任何写手的节操的人,纯写着玩,自我满足,希望也能满足到看文的您就好了,这样说可能有点自以为是,但慎fo(真的)。

*

“今天的嘉宾是那个占卜师?”

“啊,那个有名的,最近真的是总是听到她的名字呢。”

“应该是第一次上电视吧。”

“staff真是能干啊!”
听到樱井和二宫的对话,相叶兴奋的说,“今天就能听到她给我们占卜了吧!感觉会好有趣!对吧,leader!”

大野桑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樱井和二宫看到这样的leader都点着头。

“大野桑不知道这个占卜师吧。”松本坏心眼的说道。

大野点点头。

果然!

所有人都一副了然的神情。

不再理好像心有灵犀的四个人,大野自顾自的开始玩着手指。

看起来有些委屈的样子。

这样的大野君也是好久不见了,樱井反而这么想,应该是从迷上钓鱼之后吧,大野君就很少再无所事事的时候玩手指了。

樱井很喜欢大野玩手指的样子,可能是原本就是纤细美丽的手指,做什么都赏心悦目,尤其是看着它们这样纠缠在一起,有赚到了的感觉。就在这么想的时候,大野转而去拿旁边的报纸,樱井下意识的一下子握住了大野抓着报纸的指尖。

糟了。

心里这么想着,皮肤的触感却让樱井很难立刻松开。

大野露出的询问的眼神,连二宫也开始用微妙的表情盯着自己。

樱井只能若无其事的开口,“哇,leader,抱歉,我现在想看这个。”

一下子就认同了自己的说法的大野,像是担心耽误樱井的正事一样赶紧把报纸递了过去。

稍微带着一点罪恶感的樱井,听到staff通知本番开始了的声音。

“啊,是这样的。”樱井表示了解的点点头,周围的团员也跟着一起点头。

果然是第一次参加电视录制的当红占卜师,年过五十却保养的很好,说着一些听起来十分让人认同的虚无缥缈的理论。

staff示意可以开始说对岚的占卜结果了。

“要是普通情况,这不仅仅是费用的问题了。”占卜师沉稳的笑着说。

“真是麻烦您了。”樱井几个只能跟着在椅子上稍微鞠躬。

“但是这毕竟是电视。”占卜师顿了顿 ,“要是想要真的答案,还是要私下里听比较好。”

还没等有人接话,占卜师就直接说,“在电视上,我也只能说一些笼统的结果,要是想知道真实,等摄影停了再问我。”

“嘛,请不要这么说嘛,这毕竟是电视,请全部告诉我们啦!”樱井带着玩笑的请求的语气说道。

占卜师没有回答。

等到本番结束,五个人回到休息室,大家已经把那个占卜师的话忘得一干二净,正准备好好休息一下,为接下来的录制保存体力,休息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坐在门口的人被吓了一跳。

“哇,是老师,哎?”

五个人发现,没有敲门就擅自进来的人是刚刚一起工作的占卜师。

“请问有什么事吗?”二宫第一个开口。

“你们真的不在意自己的真实吗?”

这样莫名其妙的发问,只能让五个人面面相觑。

“嘛,我也不是缠着别人非要告诉别人事实的人。”占卜师一脸不耐烦,“但是这件事还是告诉你一下比较好。”

占卜师望向的,正是大野。

大野一脸愣住的表情,“哎,我?”

樱井本来还只是为无礼的占卜师不耐烦,强压着不要说出奇怪的话,看到占卜师冲着大野,更是觉得忍无可忍。

“能跟我出来一下吗?”

“有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吗?”樱井强硬的开口了。

占卜师忽然露出一脸微妙的表情,犹豫了一下,像是放弃了什么似的开口,“也是,你们知道一下也比较好。”
五个人忍不住交换眼神,最后都集中在大野身上。

大野无所谓的抬了抬嘴角,正准备要说些什么就被占卜师的话打断了。

“大野桑是吗?是这个名字吧!你,怀孕了。”

这个人在说什么啊,所有人都一脸惊讶。松本本来还一副稍微有点好奇的样子,现在则完全是想把这个人赶出去的表情了。

“你们一定不会相信我吧,别这样看着我,我自己有常识。所以我才用这样的方法也不惜告诉你们,这样的情况太特殊了。现在才刚刚怀上,不过那个的存在非常安定,你们要是还是怀疑,等到三个月后可以去医院看看就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了。真是的,为什么我非要说这种事,好心也会被人当成精神有问题吧。”

对占卜师的自言自语没有一个人反应,不过看到她一副自己也不想说的样子倒是微妙的增加了一点可信度。

不知道是不是被占卜师的话说的有些动摇了,相叶竟然开口问到,“那孩子的爸爸是谁啊。”

然后被二宫一记恶狠狠的眼刀吓得肩膀一抖。
“对了,这就是要让你们听的原因。”占卜师从刚才激烈的情绪里缓和了下来,抬起手来指中一个人,“是你。”

樱井看着对向自己的手指瞪大了眼睛。

本来还一脸不认同的二宫忽然冲樱井露出你到底做了什么的责备的眼神,剩下两个人看到二宫的表情也明显出现了动摇。

“等一下,我什么都没干!”樱井只能大声的澄清,大野也赶紧跟着点头。

为什么说道这个就忽然都相信了呢,樱井简直欲哭无泪。

“指尖是连接心的地方,更何况这个男人的种很强。”

请不要再说奇怪的话了,樱井无法克制有些怒气的看着那个占卜师。

对方却不理樱井可怕的眼神,只是摇了摇头,“被这样就会反应,大野君也有不对。无论如何,要不要相信,不如几个月后自己去感受。我来提前告诉你们,只是担心大野君的身体,这毕竟是大事,早知道会比较好,最近请小心注意一些吧。”

说完这些话,占卜师微微欠身,离开了。

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啊?

整个乐屋因为古怪的断言而稍微陷入了微妙的气氛中。

*

“大叔最近睡的太厉害了吧。”二宫歪着头仔细看着身边坐着就能睡着的大野。
“去钓鱼了?”松本也投来视线。

“谁知道呢。”

“我邻居的姐姐刚怀孕的时候也很能睡。”相叶忽然插入莫名其妙的话题。

樱井一抖。

自从那个占卜师说出奇怪的断言之后,樱井回去竟然有点坐立不安,他在电脑上查了好几遍怀孕的症状。也知道自己有点反应过敏,所以拼命克制住了。

之后的活动大家都表现的很正常,樱井越来越觉得是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战战兢兢,更是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樱井觉得身后一片沉默,他回头看到末子的两个人交换眼神。

“胡说什么。”松本摇了摇头。

看来不仅仅是自己,除了智君,其他人都有点反应过度啊。

*

真正开始孕吐,如果可以这么叫的话,的时候正好是演唱会前。
一起练舞的大野忽然开门走了出去,有手捂住嘴的样子并不像是想要休息这么轻松的理由的样子。
所有人在厕所里找到吐的有点浑身发抖的大野时,视线全部指向了樱井。

樱井只是冲了过去,抱住大野的肩膀。

“还好吗?智君,这是怎么了?”

“呜,大概是吃坏东西了吧。”

听都没听过过的细小的呜咽,让樱井心软成一片。

“对不起,很难受吧。”

“fufufu,翔君干嘛要道歉啦。”

“啊,也是,快出来吧,到休息室坐一下。”
樱井手忙脚乱的把大野扶起来,一抬头看到二宫和松本的对视。

大野的经纪人最后打开舞蹈室的门告诉四个人大野桑今天不舒服要回去休息了,樱井看着个怀心事的团员的对视,也知道这样不好,但还是止不住狂跳的心脏和内心的期待。

TBC

评论(23)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