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Watch

一切都是脑内,与现实无关。

半现实向的ABO(都写ABO还不写H就是耍流氓了),不知为何出现的互相告白的团员,注意避雷!不适应请立刻关闭!三观不正!雷!雷!

要是还不介意的话,顺便一提,肉不太走肾。(我对自己也很失望。)

正文

“我的话,会选nino呢。”
“唉?!”
“因为明明是alpha却很可爱啊。”
“啊!就是反差的地方?”
“是呢。”说完,这个和同社后辈一起主演电视剧的女生可爱的笑了。
从对面老前辈的女性不介意镜头拍摄的露出明显阴沉的表情,不用说也知道她的意思,这样确实很失礼,明明可以选择更好的措辞啊。
但主持人似乎没有注意到的也跟着那个女孩子点头,又转向坐在她旁边明显朴素一点的女生“那...”
还没等到主持人点名,出演女二的女演员也摸着刘海用很小的声音说道,“应该会是大野桑吧。”
“啊!原来是这样啊,原来如此,也是也是。两个人看起来还有点合适啊!是不是?”
被点到名的岚几个人都露出的微妙的微笑,只有相叶附和着点头。
这不是在岚自己的节目上,有很多电视剧综艺节目的艺人面对面坐的满满当当的,像刚才的状况,还非得那位有名的大物的主持人才行。
要是回到昭和年代,像刚才这位,刚刚从平面模特转行到女演员的艺人的回答会遭到很多白眼吧。
当面讨论第二性别比直接议论男女之事更为失礼,作为一个成年人按理说都应该有能力自己分辨出并采取适当的应对方式才是常识。这样的常识在平成之后也被渐渐打破了,越来越开放的人们更多的开始讨论有关第二性别的事情。
所以与后辈合作的这两位女演员的回答也就简单易懂了,只要解释一个地方就可以了,两个人都是alpha。

不过再怎么样,也不会有人傻到问出,“你是beta吧。”这样的蠢话来。这就像没有人会问“你的男的吧。”一样。
我们却因为这个,就单单是这个,拯救了十几年。
樱井知道不应该在节目上想其他的事,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奔走的思想
这样解释吧,全世界都知道,或者说沉默的认定,岚是一个由四个alpha和一个beta组成的组合。就像他们是男子组合一样,还没等他们自我介绍,消息就一个一个传开了。
第二性别的分化会伴随成年式开始,但是拖上几年却不一定。
就这样众望所归的第一个开始分化的是没有成年就已经明显表现出特征的樱井自己,几乎和生日同时就立刻分化了,一个不出意外的alpha。
紧接着一年接着一年,剩下比樱井年下的三个人也确定了第二性别。
全部都是alpha。
最年长的大野却到最后才拖拖拉拉的传出消息,
应该是一个beta。
对了,还有一点,这一点非要解释不可。
与其说是一点,不如说是社会现象。
就是omega的数量少的惊人。
就算是有omega在成年分化,也几乎立刻被标记。
其中原因是因为alpha数量成压倒式,还有就是没有合适的抑制剂。omega数量上的弱势导致的抑制剂研究迟迟没有进展,没有市场,使世面上的抑制剂对身体的影响非常大,几乎没有那个omega能依赖抑制剂活过五年。这样残酷的环境,使不需要依赖信息素的beta急剧增多和虽然受信息素制约却各方面能力强大的alpha数量的稳定。
从古至今,很多人家还是会把稍微显示出一点可能会分化成omega的孩子杀死的残酷传统。虽然现代社会已经步入文明,但是omega得数量却没什么上升。
刚刚的情况也好解释了,因为缺少omega,很多alpha也会选择和alpha在一起,不过传统一点的alpha则会选择和beta在一起。
不过啊,说是常识却又有模糊的地方啊!
所以,
大野君其实是omega什么的,绝对说不出口。
樱井歪着头,看了一眼坐在二宫旁边的大野。
对了,还有最后一点,请务必让我解释。
二宫是大野的alpha。
被标记了的omega,只要alpha信息素的能力够强,就可以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能闻不出一点味道。
你看又有一件常识。
※※※※※※※
“就是这样!大野桑来试一试。”搞笑艺人说着就去拉大野的手臂。
二宫虽然没有阻止,但却比别人都向前站一步。
理所当然的alpha的姿态,但是却让人感觉不到攻击性。
只有樱井知道,自家这个团员很擅长控制自己。
二宫很强。
当他冲回自己和大野巡演时住的酒店房间时才第一次知道的。身为一个从大野第一次就在他身边的alpha,在明显感觉到大野被标记了之后,原本可以控制的好好的信息素一下子爆发了,但几乎是立刻就被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紧紧包裹住。
两个人互相瞪视对方,信息素的粒子在空中互相碰撞。
樱井才发现二宫真的有够强,两个人不相上下的对峙,使自己额头冒出了虚汗。
“够了吧!”大野的声音插入了战局,“难受死了!”
两个人赶紧收回自己的信息素。
“出去谈。”二宫望着还在喘气的樱井,站起来把大野的被子盖好。
从房间出来谁也不说话,慢慢的沿着旅馆的走廊走到楼梯间。
“为什么标记他?”樱井本人也好久没有听到自己这样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了。
“为什么标记?”二宫反问,“你知道现在的抑制剂根本不能帮他撑多久吧!”
“我们没用抑制剂!”
“哈?!”
“....”樱井转过头,不想看他责备的眼神。
“你真以为你的永远在他身边,一次都不差的给他你的信息素?”
樱井也知道,咬破腺体的方法治标不治本。
“这不能成为你标记他的理由吧!”
“....”
有一天二宫和也也能这样哑口无言啊。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我不是故意的,等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先开口的是二宫。
樱井下一秒就揪住了他的领子。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
“你!”
“我会负起责任的。”二宫面对樱井的瞪视,用没有动摇冷静的声音说,
“不像你。”
结果,在楼梯间的争吵不了了之。两个人都明白,谁都没有指责对方的权利,拥有这样权利的人是大野。
然而,大野却没有指责任何一方。
只是,他既没有因此就和二宫交往,也没有给樱井一个质问的眼神。
二宫只能尽他所能的给予大野绝对的自由。
甚至因为大野不喜欢,尽量控制自己的信息素的释放。
二宫在这方面真的非常擅长,以至于身边的人还有粉丝都以为二宫是岚里面最弱的alpha。
这样看着两个人把握着绝妙的平衡,互相尊重对方的意识的样子让樱井丧气,自己确实做不到这一点。
但这不代表自己不喜欢大野智。
他喜欢的不得了,喜欢到能忍住在大野第一次显露出诱人的香气时,在激动到无法克制时真的克制住。
之后两个人商量着不要告诉经纪人,有名人的omega一个也没听说过,就算是昙花一现,也立刻就消失了。
更何况樱井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不想把大野交给任何人。两个人在二宫没有发现之前也经历了快乐的时光,快乐的樱井觉得这是不是算是交往了。但是樱井还是希望大野能说出来想要被自己标记,用尊重他的方式与他结合。
太过珍视反而退缩。
结果也是确实的悲剧。
不过樱井一直没有说,虽然大多数人已经感觉不到大野的味道了,但无论二宫怎么隐藏,他还是闻得到。
可能是因为自己是第一个咬破大野腺体的人吧。
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对方,有时候也感觉到心意上的相通,关键时候却懦弱的让位给道理上的正牌,因为占有这样小小的优势就沾沾自喜,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可怜的暗恋者的。
樱井对着新闻纸叹气。
“翔酱,经济这么不景气吗?”相叶担心的问道。
“哈哈哈,没有啦!我是在想别的事。”
“哦,那太好了。翔酱也不要把自己逼太紧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Aiba酱。”
知道相叶有意安慰自己,樱井并没法勉强自己高兴起来。是不是总想着应该按照正确的步骤一步一步来,结果让人找到了能够钻进去的空隙呢。自恋的以为大野君曾经喜欢过自己,可以吗。
其实事实也确实如此。
大野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来,樱井又一副不器用的样子,才带来了误会。
二宫也知道自己是乘虚而入。
就凭他的控制能力,当时是可以不标记大野的。
本来二宫也不想这样对待大野。
可是,冷静下来想想,除了这种方法还有什么能让自己插入这两个人之间呢?
把喜欢的人拱手让人,实在是很难做到。
但是现在二宫也后悔了。
这样伤害的是三个人,谁都没有得到好处。因为内心的愧疚感,使二宫一直都纵容大野的任性。
尽量隐藏内心的嫉妒心与控制欲。
一段时间,大野为了角色,剪了一个非常帅气的发型,二宫干脆配合着软下来。
两个人照常粘在一起,大野也没有拒绝,甚至有时候确实表现出依赖的情绪。二宫也只能让自己放宽心,毕竟是自己的omega,看着还是要看着的,有时候该吐槽还是要吐槽的。
所以,二宫忍无可忍的对在沙发上抱成一团的大野和相叶高叫,“行了吧!你们两个。”
相叶吐了吐舌头,松开抱紧大野的手,“nino又生气了。”
“很无聊。”二宫对最近相叶和大野玩的扮情侣游戏评价道。
“不要这么说嘛!话说,O酱明明是beta感觉还是好香啊。”
一瞬间空气紧绷到了极点。
松本的背完全绷直了。
“fufu,相叶酱在说什么啦,大概是洗涤剂的味道吧。”解决了尴尬气氛的人是话题本人。
樱井不得不承认相叶可能真的有创造奇迹的本事,他刚刚感觉到相叶的信息素紧紧围绕住大野的信息素,但是因为二宫的遮断,这样的情况只持续了一秒。
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捕捉到对方的信息素什么的,也是了不得。
至于松本,他是因为一次偶然发现真相的。其原因并不是闻到了大野的味道,而是二宫的信息素忽然的迸发,那是几乎可以让任何alpha在下一秒就退缩的强度,让松本吃了一惊。二宫在转化之后就立刻发现了大野的秘密,在中间分化的相叶根本对信息素迟钝,当时虽然逃过了分化之后同样敏锐的松本,但是信息素的反差激起了松本的兴趣。结果在松本巨大的好奇心的追问下,根本坳不过他的二宫也就说了实话。
“可是真的有那么一瞬间觉得O酱超香的!”
“fufufu~”大野只是露出柔软的笑容,“相叶酱真可爱。”
“干脆真的交往吧!”
....
“哈?!”樱井没有忍住自己的惊讶。
“啊啊啊,更无聊了。”二宫用忍住怒气的声音说道。
“不是,我是说真的啦!”
“....”
“反正O酱是一个beta,明明很适合。”相叶天真的声音让人无法反应。
“很失礼吧!大野桑是你的前辈吧!”二宫的毒舌全开。
“哈哈哈,O酱觉得怎么样?”已经习惯二宫的攻击的相叶回头望着大野,笑的一脸清爽。
“fufufu~”大野一边笑一边皱眉。
两个人就这样笑成一团。
所有人都安心下来,樱井正准备放松肩膀,就听见二宫那边尖锐的声音,“你们两个真的有够无聊的。”
气氛一瞬间恢复了岚应该有的常态。
“也不是不可以啦。”大野用很小的声音摧毁了这个平衡。
所有人都紧盯着大野,反而是相叶听到之后开心的抱住对方。
“我好高兴啊,O酱!”
“fufufu~”
相叶直接在大野脸上亲了一口。
“你们好恶心。”二宫的声高已经突破极限了,死死的盯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松本用责备的眼神看着二宫,樱井知道,二宫肯定没有和松本解释三个人复杂的关系,也有可能根本没有提到自己。
“你们在干什么呢!”松本直接走过来拉开两人。
“啊,连MJ都生气了。”相叶用做错事的眼神看着他。
“大野桑就没有交往的人吗?”松本无视相叶,直视大野。
“没有哦,没有的话就可以和相叶交往了吗?”还是老样子平静的声音。
“胡说什么!”松本忍无可忍的的声音,他转过头狠狠盯着二宫。
“我没有交往对象,润君。”大野把松本的视线拉回来。
乐屋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
樱井因为屋里巨大的声响吓得一缩,就看到松本推门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樱井,直接把门摔上,离开了。
樱井把门重新打开,看到二宫站在窗户抽烟。
他直接走过去把窗关上,“别在这里抽烟。”
二宫看着樱井,那是让樱井无法直视的眼神。
带着讥讽,自嘲和依赖,像是看着同样坐在监狱里的共犯的眼神。
“你怎么和松本说的。”
“就说了实话,我不是在大野自愿的情况下标记的他。”
“这样确实不好。”这么多年了,樱井发现自己也无法对这件事产生怒火。
“你放心,没有说你的事。”
“...”樱井转过头直视二宫,用缓慢的声音说道,“你什么意思。”
“反正你也不想牵涉其中吧。”二宫把烟掐灭。
“...”
“我会努力的,你放心。”
“你到底什么意思。”
二宫心想,多久没有听到樱井这么冷的声音了,无论听多少次都非常可怕。
“这么多年,你也没做什么吧。”
“!”
“甚至对我的怒气也消失了,大概是看我可怜吧,做了这么多,也没有得到什么。你大概还以为我们半斤八两,有一点同病相怜...”
二宫无视樱井握住椅子发出的咯咯的声音,直接把炸弹投入湖底。
“我说到底还是大野的alpha。”
樱井沉默的离开了。
你看,这个团,从来不打架的。

因为太麻烦接下来就是一个连接君

END

其实每一个人的心境都可以拓展一下的,但字数真的无理了,好累的摸鱼方式。
最后自己被自己萌到了(也是够了)。

明明都像小动物一样却属于对方的ks,像老夫老妻一样对谁都温柔的山。就算什么也没讲清楚也很自然的天然,谁是弟弟谁是哥哥的润智。
要是能表达出来他们所有的萌点就好了。
然而笔力不足且三观不正的我,应该永远也写出来了。

评论(7)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