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The Midsummer Night's Dream (9)

声明一下,一切都是脑内,与现实无关。
从这段开始ooc,挥发脑洞吧!少年!

目录君有没有存在感。

山风的狗狗装   最近在b站上看到这个,真的是不由自主的被当时的翔君吸引了。完全是明明很拽却挡不住温柔的感觉,相比浑身上下写满了酷字的樱井,大野更有一种把带刺的地方隐藏起来的感觉,两种都让人尖叫啊。

“这就是最后的夏威夷了。”二宫听到大野感叹的声音,转过头去。

看到大野被风吹乱了头发,正拼命用手去拨开的样子,二宫忍不住开口。

“把头发剪掉怎么样?”

“不要。”对方虽没什么情绪,但回答却很清晰。

二宫在心中叹气,他始终知道大野留长发的理由,和他本人怕麻烦的性格完全不符的长发,都是因为町田。町田一开始就留着长发,不知什么时候,大野也开始留了起来,两个人也越来越像。

自己本没有任何机会的。

就算再怎么被吸引,也只能远远的看着。明明知道不应该,还是一直被那个直率固执的人影响。现在的自己在舞台上不是没有位置,但是却一心想要退出。一遇到大野的事情就忍不住想要投降,和有强烈自尊心的自己的心情完全相反,无法自控的在对方正要远离自己的时候向他示好,那种满心期待对方一个注意也好的急躁感。一想到自己像一条柴犬一样,对方只要勾一勾手指就能完美的操控自己,二宫就忍不住心生怨恨。就在自己准备大发脾气让他失望好让自己解脱时,他的回应又充满包容。大野简直像是知道自己的软肋在哪里一样,用狡猾的方式对待自己。

一直都想放弃的,这样痛苦的单恋任谁都会身心俱疲,更何况胜负心极强的二宫和也。

但是现在情况却完全不同了。

就连从头到尾都在给自己找借口的二宫,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尝试逃避的二宫也知道。

这个人会一直这样近在咫尺。

什么退社其实是想去美国进修却一直磨磨蹭蹭,想出道是因为不服输,用相叶和樱井的态度给自己加强错觉。

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之后,一直隐藏的真心。

说到底自己还是充满了欲望,什么都想得到,连本应该早早放弃的单恋都忍不住想要得到。

自己现在是不是有了一个机会。

大野在这种时候好像有点丧失自信了一样,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一直比别人后退一步,尽量躲在樱井的后面。而相叶更是一脸受惊的表情,让人连说话都不由自主的小心翼翼起来。

二宫看着这样的两个人,有一种实在让人担心这个组合的未来的感觉。

在旁边的樱井也侧头看着自己,二宫觉得有些想笑。

自己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和樱井的想法很合拍,但又总是无法坦诚面对。

两个人都太好强了,谁都别扭的不肯服输。

更何况二宫不得不承认,在出道这件对大野来说好比世人听到天皇驾崩一样的事态,他还是依赖樱井的心态多一点。

时间那么长,让对方依赖起自己的事完全可以一点一点来。

但对樱井来说,是不是被年长一年的前辈依赖的态度影响,他做起事来完全无懈可击的强势,给人带来无形的压迫感。

更何况出道什么的,简直就像一直无形的大手,光出道的安排,其工作的量和混乱程度就远远超过jr,好像一下子就能把人压垮一样。

大野和相叶始终一脸在梦中似的茫然的表情,松本不断和两个人搭话。像松本那样坚定不移的推进这个事态,也能看出他想要成为艺能人的决心。

啊啊啊,真是麻烦啊!

最讨厌麻烦的二宫实在无法忍耐的揉着眼眶。

五个人坐在酒店房间的床上,人手拿着一张可能会问到的问题的纸,喜多川社长假装是提问的记者一样,反复确认大家的回答。

要不是所有人都表情严肃,二宫真的会因为现在滑稽的情况笑出声。

就这样,几个人在一条船上,迎着风,出道了。

接下来回国前后,二宫根本没有时间去整理自己心情,或者找大野好好聊一聊。太忙乱了,活动一个接着一个,109的con也要参加,光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曾经的伙伴都来不及想,便把对大野的事一次一次的往后拖。

在con期间,岚作为一个组合的形式被分配了房间。

樱井开始每晚在半夜醒来,茫然的盯着天花板,然后把视线转移到睡在隔壁床上的团员。

不得不承认,现在樱井能始终保持在这样快节奏的工作中不崩溃,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大野在身后的眼神。

这个人在出道的见面会上毫不犹豫的否定了队长的位置,让樱井一直处于不安之中。

“你醒了?”刚刚还一直盯着的人忽然开口说话,吓了樱井一跳。

在月光中望着对方慢慢睁开眼睛,让樱井一下子放松下来,不知是不是依赖感作祟,一出口就是与逞强相反的回答。

“这几天一直睡不着。”

“fufu~是吗?”对方的声音也格外清醒。

“大野君也睡不着么?”

“我倒是一直睡得很好。”

“啊!是吗。我...我最近...”

“工作,很辛苦啊。”

樱井被大野打断自己的话弄得一下子愣住了,就是一瞬间,几天来积累的疲惫忽然席卷了身体。

“翔君?”听到对方叫自己的名字,让樱井回过神来。

“还是要加油啊。”

“翔君很厉害啊,这时候也很可靠。”

“没有这种事。”

“...”

樱井等着大野的回答,对方却沉默下来。

这样相顾无言,樱井慢慢滑入了梦境。

那天晚上,大野想说什么呢?

在夜里无法入眠,非得认真的观察才能知道旁边床的情况,毫无意义的搭话。仿佛逃避什么一样的沉默。

樱井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回望这个年长一岁的前辈,对方圆润的轮廓和坚定的眼神,笑起来却带着一点羞涩,面无表情时好像对什么也漠不关心。

好可爱。

自己竟然和这么可爱的人组成了组合。

想要亲昵的感觉在心中滋长,好奇心也跟着萌发。

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那天晚上,他想说什么呢?

如果认真听一定能够听见,对方内心的声音。

“说起来大野君和自己完全不是一个类型性呢。”

“或者说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这样听着的高中同学笑了,“不要再说工作的事啦!说点其他的吧。”

“这哪里是其他的事啦!”樱井反驳到。

“和大野君关系那么不好?好像你最近一直在考虑他的事。”

“哎!有么?”

“有啦!已经好几次啦!”

“不是关系不好啦,可以说,应该是关系很好。”

“大野君很可爱啊!”

“哎!”

“比起帅气更多是可爱呢。”

“你干嘛忽然提起可爱什么的,好恶心啊你!不要乱说!”

友人毫不在意这样忽然有点发飙的樱井,只是自顾自的感叹,“可是真的很可爱啊!那个叫二宫什么的吧,也很可爱呢。”

樱井冲到头顶的怒气一下子熄灭了,听到友人说起大野君可爱,简直想马上冲过去揍他,可是提起二宫,才知道对方没有多认真。

不想让别人说这句话呢,大野君可爱什么的。

“大野君很厉害哦!唱歌跳舞都很好,我完全不行啊。二宫那家伙是真的有点可爱啦!”

“哦哦哦!”听者不太在意的点头。

“你有没有在听啦!”

这样的自己,却总是望着大野,觉得他可爱。

明明可以对任何事都很自然的适应,却对镜头露出羞涩的表情,大概是不善于表达吧,又对这样的自己多少有点气馁,一直不断的努力着。

感觉好可爱。

樱井虽然抱着尊重的态度在旁边看着,但又想要帮助他。

看到他因为无法完全说出自己想说的意思,而干脆不开口那种无法适应电视节目的的样子。

明明知道这样不对,还是让樱井对自己的前辈更生出一点爱怜的心情。

在对方看起来有点脆弱时在他身后扶着他后背。

要是能因为这样给他一点力量就好了,这样的心情也使自己充满了力量。

前面的路还有很长啊!

我们要到哪里呢?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