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The Midsummer Night's Dream (8)

声明一下,一切都是脑内,与现实无关。

目录君有没有存在感。

素颜con28分这场山组的微妙的距离真是看一次苏一次,那种曾经只是伴舞中的一员,连站在旁边都没有,合唱的声音都被人们吞没的人将来以后会是扶着自己的腰,可能要这样走完一生的同伴呢?

109con33分岚出场唱的那两首smap的歌和歌词,那深深的命运感,尤其一个弹幕说配合素颜看,和大野一起伴舞的小伙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之后一起打拼的兄弟。有一个妹子说大野就是从他身边夺取的太多,给他的又太美好,不得不接受。这样一想,就觉得浪漫的不得了呢。

憋不出来,靠这个凑一点字数。

樱井那之后就总是忍不住望着大野。

“那就唱那个,一起去看朝阳那个。”听到要不要唱一首之后,大野脸都皱在了一起,确定已经避无可避之后回头看着町田说道。

町田笑出声,点点头。

选择这首歌的原因是什么呢?自从确认内心之后对大野的事情就在意的不得了,这样不想承认的微妙的心情。

就算在巡演开始之前一直都是拼命练习舞蹈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的樱井,也一直无法忘怀这件事。更何况从那之后,大野根本就不再来练习了,就连今天的彩排也是,只拿着麦比划了一下。

在大野后面为歌曲准备的伴舞舞蹈已经烂熟于心了,可是到了这个紧要关头,主唱还是一点表演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这样的结果是比平时还要鼓劲的町田,结束练习之后也一直和大野粘在一起。自己却因为心中有鬼的缘故,最近根本不敢靠近大野。不仅是自己,连二宫也一直都在相叶身边,都没有往这边看过一眼。

直到整场表演结束,才听到大野实打实的歌声。

自己马上就要和他出道了。

这样一想就连配合的歌唱都变得与众不同了似的。

和我一起到前面的海,去看日出吧。

和大野一起留着半长头发纤细的町田的舞蹈与刚刚与自己一起跳的强烈的风格完全不同,不用故意表现的自然的伸展也与通透的声音完全相合。

樱井关闭了自己的内心。

非要变得坚强不可啊!

和大家一起拼命练习的舞蹈,挥洒了多少汗水,但是现在非得假装什么也看不到才行,像二宫一样,移开视线。

不是夜的错,不是雨的错。谁都不知道,不同的未来。只想在这里,持续追求着。

不是谁的错,不是你的错。

千万别忘了,珍惜那颗清爽的心。

这样的歌,也太符合心境了吧。

非得坚强起来才行。

在巡演结束之后,松本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但是他没有说,樱井能看到他眼中的坚定。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岚了。”

被聚集在烤肉店里的五个人,看着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的大野,樱井却知道,齿轮开始转动了。

“是为了排球应援组成的组合啦。”在回去的路上,樱井听到二宫大声的说。

他和大野从一开始就落在剩下三个人后面几步,这样的回答一定是在解答大野的疑问吧。

故意把答案说的暧昧不清,这样有一点狡猾的二宫却让樱井感到放松,前路光想想就能痛苦的想要闭上眼睛,稍微逃避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吧。

在路口分开,樱井忍不住又回头看一眼大野的样子。

对方还是那样八字眉,撅着嘴唇,什么也没发生却感觉快要哭出来了的表情,但眼神却很坚定,这种矛盾的感觉在他身上并没有违和感。大概他现在心里还是觉得这只是等排应一结束就解散的限定组合吧。

这时大野也抬头看了樱井一眼。

樱井忽然感到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那眼神中透露出什么。

自己确实和他,与剩下三个人不同,站在几乎同样的位置上。

无法控制的爱怜涌现出来,之前从未感觉到的,应该一直憧憬的前辈,那个永远我行我素的年长者向展现出来的态度,让人心跳加快。

收拾好去夏威夷的行礼,躺在床上,樱井不能控制的想着大野的眼神。

如果自己也可以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可以自由自在做决定,可以看不懂对方向自己传达出来的像是求救的信号。他一定认为我什么都知道吧,但是选择了相信,相信这个与自己性格完全不同的后辈不会欺瞒自己而什么也没有问的静静等待。

明明连这个人也...

根本做不到视而不见。

应该怎么办呢?

非得变得坚强不可啊!

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从今以后都不会是一个人的自己。

选择了这样的人生,真的可以吧!

二宫,松本,相叶和大野的脸一一浮现出来。

不仅仅是为了不让自己失望,也为了不让其他的人失望。

非得变得可靠,比谁都优秀才可以。

非得坚强不可。

这样盯着天花板上的灯光,樱井在心里做好决定。

“好大声啊!”二宫被吵醒,自言自语的关上闹钟。今天要赶飞机,故意把闹钟时间设的特别提前,但现在二宫一点想要懒床的意思都没有,一睁开眼睛就立刻清醒了。

无视越来越沉重的心情,二宫像是要挥开一切似的把被子一下子掀开。

他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和相叶一起出道。

他更没有想过会和大野一起出道。

这样明明是连做梦都会笑醒的事,真实的情况却总是那么事与愿违。

但是。

二宫不能控制的感觉快乐,那种一想到以后就无法控制的开始雀跃。这样能和一个人一直在一起的确定,让二宫第一次感谢杰尼斯的运行方式。

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就可以了,二宫忍不住这样想,这段时间也许会很痛苦,对大野来说更是不那么容易,但是只要熬过这段时间,以后的日子还很长。

这样有余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二宫不断的安慰自己,恨不得现在就和相叶击掌,更恨不得跑到大野身边抱住他和他讲这些的道理。

我们要一起出道了,以后,以后都会一直在一起。

明明只是恶劣的不去说明,故意放任事情发生。但与本应该消沉的心情事与愿违,满心都是莫名其妙的欢喜才是让二宫心情沉重真正的理由。

“自己真是个最低的人啊!”二宫放弃似的承认道。

他一直都知道,拿什么作掩饰都没有用,在这样矛盾的心情的背后,是因为有什么冒出头来。

那是明明打算完全放弃,就干脆深埋心底,假装视而不见的感情。从一出现开始,就立刻被发现,为了防止滋生直接被扔进黑暗处的,

对大野智喜欢的心情。

“自己果然是个无可救药的人啊!”对着持续走动的时针,二宫茫然的承认道。

tbc

自己简直是分行狂魔啊。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