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The Midsummer Night's Dream (7)

声明一下,一切都是脑内,与现实无关。

目录君有没有存在感。


发现樱井和自己想法一致这种事是什么时候呢?因为内心太过动摇,而不敢面对,连给大野打一个电话都做不到。

结果就在茫然之中,看到了一个和自己一样的眼神。

在回程的飞机上二宫忽然强烈的感受到自己的心情。
这样恨不得用手拍着自己的两颊让自己清醒过来的心情,已经忍耐到极限了,再这样装作什么也

没发生,也许会使情况越来越糟。
大野的脸不断浮现出来。

一定要和樱井谈一谈了。
刚刚下飞机,二宫就拽住了樱井。松本吓了一跳,直直的盯着两个人。
“回家好远,我到你家先住一晚吧,翔君。”
“哎!?”
“我也要!”松本赶紧说。
“你到takki家啦!”二宫犀利的堵回去。
“...”被这样一说,一下子陷入选择困难的松本,转头望向泷泽和相叶那边。
“可是雅纪也会去takki那里吧!我要去翔君这。”松本犹豫了又犹豫,下定决心。
“不要!我要和翔一起,我们有事商量。”二宫一把抱住樱井的手臂,直接和松本说道。
“唉!”松本求救一样望着樱井。
“确实约好了,抱歉啦!润,泷泽君也想和你一起住吧。”
松本还要说什么,但是因为小小的自尊心的缘故,无法问出要单独商量什么吧,正左右为难时,正好相叶冲这边招手。
“你去和相叶那个笨蛋说我今天和翔一起住,谢谢啦,润酱。”二宫趁热打铁。
被这样拜托了也无可奈何,松本瞪了樱井一眼,朝相叶的方向走去。
松了一口气的二宫看着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的樱井,叹了一口气。
“关于最近的事,好好聊一聊吧。”
对二宫的话睁大了眼睛的樱井,从他的眼神那里看到了坚定。
“好吧。”樱井抹了一把嘴,忍住动摇的心情,回答到。
“喂!下次我去翔君那里住!”那边松本大喊道。
五个人就分成两组乘上了不同的移动车。
在车上,樱井望着二宫不变的神情,强烈的忍住想要把手放在膝盖上抱住头的冲动。
到最后还是被强迫选择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现在的自己搞不好真的没有一个人整理好心情的能力。
车上的景色快速闪过,路边的树都被阳光照的鲜绿,但来往的人们却像是忍受着阳光一样,步履匆匆。
二宫到樱井家时在玄关打了招呼就往上走,把在后面的樱井吓了一跳。
“你这家伙也太自然了吧!”回到屋子里的樱井对已经坐好了的二宫说道。
“拖拖拉拉的,想要说的话都忘记了。”
二宫的直球让樱井一下子说不出来话,“我先去拿一些喝的。”
“如果有可能也拿些吃的来吧!有点饿呢。”
樱井完全看不出二宫在想什么,放弃了似的往外走去。
“你到底要说什么啦!”为二宫准备好饮料的樱井,明明能预感到对方要说什么,但看到对方一脸悠闲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发脾气。
“我要退社。”
“嗯?!”
“想找翔君问一下意见啊!”
“什...什么啦!”
“想问问翔君怎么想的,我一个人完全下定不了决心啊!”
“....”被罢了一刀,绝对被罢了一刀,樱井开始僵硬起来。
“翔君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啊?”
樱井的脑子飞快转动,但却来不及阻止二宫的话。
“我啊,是一个没有毅力的人呢,总是不知道要怎么做。明明是要退社的,但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啊!这样走掉,大概会不甘心的死掉吧!”
“才...才不会死掉呢。”
“嗯?”
“我也要退社啊,这谁都看得出来吧。”
“是啊,所以想问问翔君的意见。”
“我们...”
“再这样下去绝对会出道的。”
阿拉阿拉,你看,进入正题了。
樱井望着二宫得意的表情,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种事,我们两个人早就知道吧!不仅仅是我们,还有那两个人都知道!”
“对啊,所以怎么办呢?”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啦!”
“反正有很多人代替我们吧!”
“....”二宫只听到对方拼命喘气压下要爆发的情绪的声音。
“真是抱歉啦!”二宫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要不是这样逼迫,可能连自己都无法下定决心。
“我当然知道!这种事!”
“至少要做到让大家尽量满意吧。”
对二宫的提议一下子屏住呼吸的樱井。
“这样下去,总会有人受伤。但是啊,事情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所以总是要取舍吧。”
“就像放弃jr而选择了学业一样?”樱井心想,曾经什么都想要的自己,却因为能力不足而不得不做出选择的痛苦。
“也许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也说不定,但是,总要有所行动吧!”
不要!
“啊啊啊!好生气!”樱井无法忍受似的开始瞪着二宫,“这种事我们怎么可能决定!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啊!你不要说你一点不想出道!”
“我想啊!这么多人里面,只有我要出道了!还有这么让人笑出声的事吗?但是要是本来就做出想要出道的样子也就算了!偏偏和一大堆人商量过要退社,我不后悔吗?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早早承认自己想出人头地!而不是因为害怕而逃避!”
“就是这样啊!既然我们无法决定,那我们就不要管了,就直接听天由命呢?!”樱井越来越大声。
“不要!”二宫比他更大声。
“....”
“那样,一定会有人受伤吧!”
“你不能擅自为别人决定!说不定他也!”
“你明明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二宫的声音渐渐小下去。
“那这样,松本也会受伤的。”
“....”
“要是我们不出道,润会怎么想,他是真的想和我们出道啊!你难道不想和相叶一起出道吗?”
“我想啊。”二宫在心里喊道,绝对说不出口的话。
“因为这样,因为与自己关系的远近,就决定谁会受伤,也太不公平了吧。”二宫从牙缝中挤出反驳的话。
“我们又不是神明,从一开始也没有这样的能力。”
真的吗?
那为什么还这么痛苦,这么难以抉择呢?
要听天由命吗?
“去问问社长吧。”
二宫的话让樱井猛的抬起头。
“和他说我们要退社。”平静的声音,让樱井迷惑。
“然后呢?”樱井忍不住问。
二宫望着樱井的脸。
总之先遵循内心所想吧!
望着二宫的眼睛,他传达给樱井的声音。
比起想要出道的不服输,本心是怎么想的呢?只是被外界环境所影响了,这样被人束缚着,为了不伤害谁而不行动。
我们确实都没有资格。
不如做自己想做的事吧,没有人会为此怨恨你。
“嗯。”听到对方别扭的声音,让二宫松了一口气。
“好饿啊!”二宫望着樱井家的天花板说道。
“啰嗦啊!你这家伙!”

两个人都躺在了地板上,夕阳西斜,照亮了房间。

“唔,还真是慢啊!”敲响了社长家的门,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紧张,樱井想要缓解心跳一样的说道。

来的一路上两个人都一直沉默着,虽然做下了这样的决心,但是临到关头还是会迷茫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昨天晚上,樱井几乎没有睡着,为了忍住想要翻身的欲望一直都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忽然有点想摇醒二宫和他说自己也不想让大野为难,当时虽然脱口而出,但是现在却后悔的不得了。说什么他也想出道,实在只是自己的自私而已。

他和我们都不一样,一直都直视着前方啊。

就在樱井想着这些事的时候,门忽然打开了,是社长家的女佣。

“那个,我们来找社长。”樱井赶紧开口。

“啊,那还真是麻烦了,他不在家。你们先进来吧,我给他打个电话试试。”似乎看出了樱井和二宫的坚定,对方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他们进来了。

目送对方离开,二宫和樱井站在客厅里。二宫先坐到了沙发上,桌子上放着不少东西,让樱井皱紧眉头。

“哎,你看这个。”二宫忽然指了指最近的一张纸和樱井说道。

樱井凑过去坐到沙发上,两个人沉默的翻着纸张。

“哇,不是真的吧。”先打破沉默的是二宫。

樱井看了他一眼,对方的表情很夸张。

“岚唱岚?”

放过我们吧!

但是另一张上却写满了熟悉的人名。

但是原本不确定的事,却因为这个确定了。

“连名字都定好了啊。”二宫忽然小声的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设计问题,社长家的客厅意外的阴暗,可能是外面的树影遮住了阳光吧,两个少年好像坐在影子里。

最后被女佣告知社长一时不会回来了之后,樱井坚持送二宫到车站。两个人一路上都很没有对话,也没有约定下次去是什么时候。

但二宫知道,不会有下次了。

比起组合名,那张写满人名的纸几乎激发了两个人所有的斗志。

为什么非要是别人呢?

tbc
想要写出两个有着为他人着想的温柔却有倔强的少年。结果差强人意,想要抱头苦恼的人应该是我。〒_〒
到最后都不服输,才是成为TOP的原因啊,更何况不服输才是少年呢。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