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The Midsummer Night's Dream (4)

搞一个目录

松本来的时候樱井家还没到吃完饭的时间,太阳也还没有下山。松本在玄关和樱井的母亲打过招呼之后,轻车熟路的找到二楼樱井的房间。樱井还躺着床上,看到松本开门就一下子坐了起来。
“好早。”
对樱井的评价不置可否,松本把书包一下子扔在地上。樱井跑过去把房门关上,又打开回头问松本要喝什么。松本只是开心的笑着,摇了摇头。对对方的表达很不满意的樱井只能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出去拿饮料,回来时又难掩笑容。两个人挤在一起,松本一边喝一边和樱井讲最近发生的事。
第一次是什么时候遇见松本的呢,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有印象的时候对方已经完全的融入jr之中了。做事认真又快乐的样子常常让樱井觉得有趣,对方不知何时开始喜欢粘着自己,无法让人拒绝。
“真是可爱啊。”樱井这样形容松本。
听话人却不领情,“不要可爱啦!想要更帅气啊!”
樱井想到松本在唱歌时耍帅的表情又大笑起来。
对方的反应让松本瞪大眼睛。
“确实有变帅啦!”樱井赶紧安慰到。
“还差得远呢,要是能和翔君一样帅气就好了。”松本不甘心的说道。
“哎,我?”
松本见樱井的反应更是露出生气的表情,“当然是你啦!”
“我还以为会是泷泽。”
“我想要更帅气啊,takki是温柔吧。”
为松本冷静的分析笑出声,樱井点点头。
“翔君小时候明明也很可爱啊,现在却很帅气。我每次想要帅气一点就会被人笑,还说松润只要可爱就行了。”
“我之前也是一样,只要自己坚持到最后,大家就不会说什么了。”
“说得也是。”松本望着窗口自己给自己鼓劲,“呦西!我也要加油了!”
两个人拿出书来读,松本又忍不住问。
“那翔君有没有什么想成为的人啊。”
“大概就像小原哥那样吧。”樱井本来还想耍帅说只要成为自己就可以了,但却还是改了口。
“也对!小原哥学习也很好啊!”松本叹了一口气,“我倒是没想过要考大学什么的,翔君应该会考吧。”
“嗯。”对于听惯了的问题,樱井也没有什么反应。
大概是因为说起小原,大野的脸又出现在樱井的眼前。
第一次遇见大野就是在练舞室里,大社长指着大野说跟着他吧。自己虽然说跟在后面,但对方跳舞的方式的对初学者来说根本就很难模仿,更何况大野舞步记得很快又连贯。樱井手忙脚乱,赶紧埋头练习,老师大喊的声音又惊醒了樱井,急忙对着镜子看动作,古怪的姿势根本与模仿者的完全不同,樱井的自信心简直要被打入谷底。
“这里要这样。”旁边的人忽然开口,碰了碰樱井的胳膊。
搭话的人头发长到脖子,和大野很相似,樱井一时还以为是和大野一同入社的兄弟。
町田又拍了拍大野,“你慢一点,他新来的。”
大野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又开始自顾自的练习。
樱井也赶快跟上,但这次却找到了节奏。
虽然很冷漠的样子其实也很温柔啊,那时樱井就是这样想了。
大野与其说不在意,不如说笨拙。一起上节目时也是一样,明明之前讨论过还总是出错,不会接梗,樱井就趁机吐槽他,也达到了想要的结果。电视节目这种事,只要别人觉得好笑就可以了,所以樱井总是很注意表达方法,常常思考怎么让主持人和导演满意。但是大野却不同,他甚至有时候太注意看VTR而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就算节目结束之后也只是担心的望着樱井,犹豫好久才问他是不是真的生气了这样的事而已。
就算是给别人看的节目,但却还是更在意身边人的想法。
所以他才想要退社吧,就像松本想要出道一样,这样需要充满服务精神的工作实在不适合自我主张的人。
那自己呢?樱井冷不丁的想到,自己又是什么样的人呢?是服务精神旺盛的人么?能像润那样明确的说出自己想在别人眼中成为什么样的人么?还是单纯只是为了自己而活的人呢?
“对了!我决定要考的高中了!”松本说道。
樱井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回来,对松本挑了挑眉。
“这个,”松本指了指放在樱井面前的纸,“听说很多艺人就上这个学校,工作和学习都会方便一些。”
“不错嘛。”
得到认可让松本的表情明亮起来,对视的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黄昏照的屋子暖洋洋的。
樱井的心却忽然一凉。
还是,他想,
处于两者之间暧昧不明的人呢?
二宫在车站又等了一班电车来,才准备往家走,苦恼于什么时候告诉相叶自己的想法,这样度过了一天又一天,刚刚终于在电车上和他提了出来。
“我明年想退社。”
“啊?!”电车上人挤人,相叶好像没有听清的样子。
“退社!”二宫又说了一遍。
“明年吗?那不是还早嘛!不要担心。”
“你这家伙。”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笨蛋!”
“如果不告诉对方就离开,大概会被他杀死吧。”二宫
想到。但相叶的反应也太平淡了些,明明一直都在一起,而且还有两个人的歌。无论跳舞还是上节目总是对称,要不然就是互相是敌对方的队长。常常在各种场合都很活跃的两人,在别人看来,要是一起出道都不奇怪的关系。
自己应该是被影响了吧。
本来对这份工作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是想打棒球而已。要是没有被选中,现在一定还有很多棒球的朋友,说不定就这样打进甲子园了。但是还是一直工作了下去,不仅赚了很多钱又认识了很多伙伴。其实都没什么区别,但是不知怎么却总是有一种总有一天会被人遗忘,就算再这么受欢迎,也比不上身边人的喜欢的想法冒了出来。
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想的?
大概就是因为看到有明明拥有天生的好嗓子但还是喜欢跳舞,明明有过出头的机会还是和朋友跑到京都去,放弃适合的事也要做想做的事这样的人的关系吧!
忽然想遵从内心的想法。
与其等到有一天被放弃,还不如自己先离开。
回味着相叶刚刚说的话,二宫忽然觉得有些脱力。
这家伙才没有没听见,只是不知道怎么回复我吧。也许自己才是是笨蛋的那个也说不定,搞不好这家伙比我想的清楚,他早就想好了后路所以才无忧无虑的享受现在。
一直还担心这家伙会心情不好,大概他连一点点这样的感觉都没有。
对他来说,这一定不是分离吧。
就像小大也是一样,对他们两来说,就算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也不意味着结束。
所以才能头也不回的离开吧。
二宫后悔自己说明年才退社的事,对着相叶的脸怎么也说不出立刻离开的自己也是太笨拙了。望着快要落山动物太阳,二宫的叹息怎么也止不住。不过这样看着人来人往的车站,树荫绰绰,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渐渐恢复了心情的二宫,准备跑着回家,路上穿过小路,应该能节省很多时间。这样爽快的想着,摆好姿势给自己倒计时,忽然跑起来的少年吓了身边的大叔一跳,但二宫却不在意这些的向前跑着。
就这样,大野的头像从jr图鉴中消失了。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