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相关者的自述(塔其米x安兹)短

第104号 备份

“啊啊,那家伙又来了。”听到护士长怎么说,让我觉得有点奇怪。

“本来是他把病人送到这里来的,这个病人好像也没有其他的亲人。只有这个人来看他了吧。”我歪着头,提醒护士长的用词。

护士长露出微妙的表情,最后留下一句“只要别惹上什么麻烦就行”便离开了。

我拿着要更换的点滴瓶,有些踌躇,对方现在应该不希望被打扰吧。那个男人高瘦挺拔,每天几乎同一时间出现,有时还穿着警服,大概一下班就急匆匆的赶来了吧。对方到底是这个警察的什么人呢?亲人,朋友还是他的一个罪犯呢?不过要是罪犯应该会通知医院才对,可能是保护人,他要是醒来,会为他提供什么重要的线索一类的?但这样几乎不间断的探望,实在不像无关的人。我站在门前,隔着门玻璃又多看了他几眼。看望者看来是一个正直的好警察,对护士们只是微微点头也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气场,职位应该很高吧!他还是站在那里,记忆中见到的几次他都像雕塑,一动不动。

“嗯?”

男人忽然俯下身子来,亲吻了病人的额头,接着下移又将嘴唇靠近鼻尖,并慢慢把手探进蓝色的病服里。我当时竖起一身鸡皮疙瘩,吓了一跳,说来也是,我从未想过他们是这层关系。但现在想想,应该是因为那不像一般恋人之间应该有的姿态。更像是在确认什么一样的猛兽,优雅的嗅着自己的食物。

没有来的我感觉到一阵焦急,就好像有人在推我一样,我一下子撞了一下玻璃。在这种时候打扰别人,实在不应该,但是已经发出了声音,我就深呼了一口气,敲了敲门,假装没事般的走了进去。

正好瞥到他将颤抖的手从病人的胸口上拿起来。

“请让我给病人换一下药。”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挺直了腰杆转身离开了。

“什么嘛。”大概是害羞吧,我小声咕囔,熟练的把点滴瓶挂上。

其实本应该可以马上离开的我也鬼使神差的站在那里,忍不住望向躺着那里毫无意识的病人。

对方是一个中年大叔,由于男人交了足够多的医药费和护理费,所以整理的很干净,没有胡子,头发也被剪得很清爽,病人虽然毫无意识,还是让人感觉是一个温柔的人。

明明只是躺在那里不动,却很想让人帮他一把呢,到底要怎样才能帮到他呢?我当时迷迷糊糊的想,现在却觉得那时说不定是他的意识叫我打断那个男人的行为呢。

当意识清醒了过来,我吓了一跳。但还是蹲了下来仔细看着对方的侧脸,病人的长相平凡无奇,看起来和帅气的男人好像无法相配。为什么会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呢?那时我这样想着,想要要看得更仔细,将脸凑近枕头。

“滚开!... ...贱...人。...滚!”混杂着嘈杂的电子音,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耳边爆炸开来。 

“啊,什么声音。”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环顾四周却是一边寂静,看窗外太阳已经要落山了。就在这时,窗户边上的空气好像扭曲了一样,能看到一点点白色的影子。

时近黄昏,本来就是鬼气最胜的时候,我以为真的见鬼了。本来就身处医院,这样的传闻更是多,忍不住害怕起来,就急忙站起来想要离开。

忽然一个黑影抓住了我的手,“唔!!!”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跳出了喉咙,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本来应该离开的男人。

“你果然也听见了吧!有个声音...”他完全不顾自己是在病房,大声冲我喊道。这时我才看到他的表情,那种神情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第二次了,对方神情扭曲,好像有电流在脸上流动,有火花爆炸开来,一边脸渐渐变成男性恶魔的样子(此处证人口述画像)“我什么都不知道。”开口回答都让我感觉要吐出胆汁来,颤抖着用另一只手用力将他的手掰开,不顾一切的跑向走廊。

“把他还给我!”
“滚开...呲呲...男人...滚!”
“别这样...雅...对方...呲呲...是...”

我回头看了一眼,对方还站在病床前,高大的身影正像一个正在觉醒的恶魔。

呜,早知道就不应该惹麻烦的,这份工作也干不了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啊。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拼尽全力跑向医院大门,到警察局来,也再也没有回去过。


(修改了一下,这样细节就多了一些,剧情也比较波动大,人物就比较好辨认惹,简直懒癌,现在才改。考试求顺利啊啊啊啊
(。_°☆╲(- – )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