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The Midsummer Night's Dream(1)

只是忽然起了考古的心情,也随手写写来自己的小想法,算是留个纪念。
加tag主要是为了求共鸣,也不是求点赞求评论啥的,要是那边的你看了觉得还有这样的事来着,啊啊我也这么想,就再好不过了。
尽量写实,团爱,5p,但是是蓝担,难免有偏向,大体会是山和宫大,但也不是没有别的,cp洁癖看起来会比较苦手,注意。

目录

二宫一边做动作一边向后退,他抬手摸了一把汗,回头确认着距离,一看准时机就马上坐了下来。既然达成了目的,二宫就卷起身子,做出一种一开始就坐在那里的样子。jr的舞蹈室前面是镜子和空地,后面有几排呈台阶型的座位。二宫现在坐在第一排,看着其他jr卖力的练习巡演的舞蹈,心里想着抱歉啦,我和人约好了打棒球。
现在的jr其实意外的辛苦,尤其既可以上电视又可以巡演,曝光率是以往没有的,但同样遭同辈厌恶的可能性也就越高。和二宫的同学不是没有讨厌过他,在路上走着走着被人一下子推倒,抬头才发现是一直一起打棒球的家伙的事也不是没有。二宫无视那些讨厌自己的同学,与那个曾经一起打棒球的人也不再见面。这样不断坚持,最后还是有那么几个伙伴始终在自己身边。
“所以没办法拒绝啊,打棒球,啊!好累。”心中觉得难办的二宫用手搓着眼眶,拨的自己的刘海起起伏伏。虽然凭士气一口气坐下了,但编舞的老师一走就马上休息的人可真没有,只有最上面坐着一个人。二宫回头看他,果然是大野,他呆呆的望着下面拼命练习的人群,过了一会就又把手指伸向鼻孔。
自他从京都回来不是没讲过话,也一起出去吃过乌冬,但大野依旧冷淡,仿佛那个二宫和也没有连续两年不间断在晚上给他打电话。二宫也有点火大,尤其回想起之前每天晚上聊到睡着,大野总是不拒绝得包容着自己,这些温暖忽然都像是一场梦一样,就让他难以接受。
半小时后,陆陆续续有人跑过来休息,二宫犹豫了又犹豫还是走上去坐在这个不知感恩的前辈的身边。
“大野桑还是老样子不练习呢。”二宫话一出口就开始唾弃自己拙劣的搭讪,大野几乎在老师一离开就上来坐下了,所有人已经见怪不怪,放弃错愕和制造寂静的气氛,都自顾自的继续练习。
“唔,好累,不想练。”
“这次舞蹈动作也不难吧,大野前辈。”二宫调侃起来。
“不难。”
二宫不回答,只是拨弄着还是有点汗湿的刘海朝着jr看去。
“为什么叫大野桑?”大野趁着对话的空挡问到,假名仿佛都黏在一起,语气又快又轻,“从一开始也没用过敬语。”
二宫回头看着大野的表情,对方的头发自然垂在两颊,看不到他的神情,但嘴好像撅起来的样子。二宫忽然笑了,他的笑声很有特色,好像是欢快有节奏的“哼哼哼”。二宫感觉到两个人的气氛放松下来,他把手放在大野赤裸冰凉的手臂上。
“我现在改敬语也不迟啊,大野桑觉得那种比较好。”
“那种都不好。你把手拿开啦,好热,手掌。”
二宫只是笑,只等大野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拨开他的手,他又马上贴上去。两个人互不相让,闹成一团。
“放开你这个笨蛋!”
二宫知道两人当然气氛恢复正常,再想想大野从来也不是多擅长与人亲近的人,也许一切只是他思虑过重。
秋山从一边走过来,直接坐在了大野的另一边。
“你们两个又偷懒,二宫!”
“啊啊啊,好过分,只说我不说小大。”二宫收回自己的敬语和捉弄大野的手,冲秋山说道。
“我可管不了他。”秋山拿手揉大野的头,被大野拨开。
“你要是没事,就过来,巡演的节目还没定下来,你也看一看。”秋山温柔的开口,也不在意大野拨开自己的手。
“你们定不就行了,我可不擅长这个。”大野偏头,声音又黏在一起,好像在抱怨似的。
“别这么说,来吧。你这次想唱什么?”
二宫不再听下去,站起来和两人摆了摆手,秋山隔着大野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大野在自己站起来之后抬眼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二宫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走下台阶,偷偷从门口溜了出去。临走前看到小原还在镜子前练习,和大野不同,小原总是认真练习到剩下最后几个人,尽管他们几个“年长组”在jr集体的舞蹈练习日时仅仅只有一个小开场和几段最后面的伴舞。二宫从对方的动作上判断练习一时半会不会结束的样子,就痛快的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相叶。
相叶似乎很惊讶,但最后还是比了个ok的手势,二宫便没有顾及的直奔更衣室。
“可恶!”
二宫刚摸到更衣室的门,就听见里面的声音。
是樱井。
樱井听到有人进来就开始把东西从存放柜里拿出来,全部拿出来以后才回头看了一眼。
二宫见樱井这个样子,也不问,自顾自的开始找书包脱衣服。
“nino,出来的也太快了吧。”沉默一阵之后,樱井还是开口。
“翔酱才是。”
“我回去练习啦,今天作业有点多。”
“真是辛苦,有不会的可以来问我。”
“我比你大吧,你怎么可能会做啦。笨蛋。”樱井又要开始生气起来了。
“你不知道我跳过级么?”
“啊?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樱井难掩惊讶。
“差不多高一的时候,觉得没问题就跳了。”二宫老神在在。
“真的?”樱井盯着二宫,声音都变轻了。
“假的。”
“哈?!”
“怎么可能啦,当然是骗你的。”二宫收起刚刚一脸的正经露出笑容。
“可恶,你这家伙。”樱井彻底放松下来。
“你生气了?”
“没有啦!”樱井把脱下来的衣服叠好,但塞进书包时又全部散成一团。和平时镜头中不一样,在这种没有几个人的时候,樱井也不会特意压制从心底里透露出来的急躁。
二宫把脱掉的衣服扔直接一卷扔进书包里,“翔酱太容易生气。”
“我没有啦,你这家伙,不要乱说。”樱井穿好衣服,又忍不住问,“你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不要了,我回家,今天没带钱。”
“自己?”
“和相叶啦,那家伙怎么还没出来。”二宫看向更衣室的门。
“先吃点什么?我请客。”
“你不是有作业?”
樱井把头撇到一边,二宫见他不想回答,也不推却,反正大家都在成长期,有钱了,真的会在回家吃饭之前先吃一顿,在合宿时期吃的更厉害,一晚上工作若是太辛苦甚至能再吃上三顿。
“那等等相叶吧。”
樱井把书包放到一边,过来和二宫坐在长椅上。阳光照进来,把更衣室的地板分割成几块,泛着白光的地方显的那么与众不同,上面细微的灰尘卷起上升。
马上就要夏天了。
两个人相顾无言,二宫不确定樱井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盯着同一处的光斑,想着一样的事。
半小时后,相叶才姗姗来迟。
“你来的太慢了吧!”二宫一个把头。
相叶惊的来不及躲,“我不是说半小时后么?我还可看着表呢。”
二宫翻白眼,原来刚刚不是ok而是半小时?
“你请客!”
“我没带钱。”相叶惊讶。
“那就樱井请吧。”二宫转头。
“你又骗我!”相叶打了一下二宫的头。
樱井也走上来,“他刚才还骗我他跳级。”
“这家伙。”
两个人打一个,很快又闹成一团,推着更衣室的椅子呲啦乱响。
三个人去吃了附近的汉堡,才在车站附近告别。就算一起欺负了人还被请吃东西,相叶还是有点难掩生涩,只是朝樱井挥了挥手。樱井偏偏在这时挨了二宫一拳,根本没有看到,便转身离开了。
两个人直接上了总武线,找了个地方挂在把手上。
熟悉的路程又漫长又无趣,二宫开始模模糊糊地想着大野的样子,抬头看了一眼相叶,那家伙已经站着睡着了。
“回去应该和家人说一下了。”二宫有点少年式的惆怅起来,看着一旁的相叶,“这家伙,真是个笨蛋。让人羡慕啊。”
分开,一定会很寂寞吧。
这时,和车鸣声一起,大野在电话中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翔呢?你打算怎么办?”
“可恶啊!”樱井想着小原和自己说的话,心中的火一下子又冒出来,“我那边都不想输啊!”
“你也看到了,接下来也不可能是我们。泷泽现在风光,也不会长久。我在jr也呆了很久了,从来都不会有谁真的长久。”
“要是决定,就早早决定吧。现在不正好是一个机会么?”
“我啊!不希望自己连说出离开时都没有人想听啊。”
“我不想输啊!真是不甘心。”
“我也不想输啊!不甘心,我不甘心。”小原的话在耳边回响,樱井在心中大喊的回应对方听不到的话,眼泪竟然开始在眼眶打转。
已经接近黄昏,阳光偏东,斜照在路边的树上,柏油路上一片金黄的光斑。
大概是要结束了吧,所以阳光格外灿烂。
“等舞台剧结束就去退社。”二宫听到大野在京都到东京的电话中说道。
“差不多也要离开了,我想到别的地方再看看。”姐姐听见弟弟严肃的和她告白。
“一毕业就退社吧。”樱井被阳光照的睁不开眼,放弃似的自言自语。
tbc
nino和爱拔拔把衣服放进书包里应该会直接揉成一团,二哥应该是明明有折但胜似没折,松润应该折的又好放的也仔细,至于小大应该有自己特殊的折衣方法?
有什么错误请一定帮忙指出来(°ー°〃)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