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Companion 下(overlord 同人 迪米乌哥斯X安兹)


第二个小时

[哈?]安兹强忍住发出声音,这样突如其来的话语已经不是“宣誓效忠”的范围了,怎么听都像是“告白”吧。安兹要是还是人类,一定会吐出一口浊气一般的用力叹气。

这时迪米乌哥斯已经从传送门到达纳萨力克大坟墓第六层,安兹迷迷糊糊的想着他说的话。[到头来,其实自己只是在逃避也说不定。]安兹摇着头想。[一直假装没看到雅儿贝德和夏提雅对自己的感情,也同样没有想过其他人对自己的感情。]这样的自己真的还是人类了吗?其实早就已经不是了吧。之前还是人类的时候就对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十分的苦手,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更别说变成不死者的现在了。NPC到底拥有感情到了什么程度呢?他们的情感是像人类一样,还是不一样呢?

但是制造出来他们的是人类吧,有血有肉,拥有怎么甩也甩不掉的强烈感情的人类。那么,他们会在这有限的设定中有怎样的发展呢?安兹就是不知道才会好奇,不断进行着各种实验,在意他们的成长。

[他们也变成了一个个独立的个体了啊。]虽然早有觉悟,但这样从心底这样承认还是让人心情低落,[他们都是我的孩子啊,虽然对同伴们很失礼,但是我就是这样全心全意的喜欢每一个NPC啊。]

“我最喜欢安兹大人了!迪米乌哥斯!你也知道吧。”亚乌菈大声的回答像是回应安兹心里的告白一样,一下子把安兹拉出了自己的情绪。

“我当然知道。”迪米乌哥斯的声音好像带着一点笑意,“但是安兹大人也想要确实的回答吧。不然不会叫我看守护者们。名义上的互相交流,但我能从安兹大人的意思里知道,他是想要让我来试探你们的忠诚吧!”

“安兹大人...不相信我们吗?”马雷怯生生的声音第一次听起来好像带着真实的失落。

“安兹大人从心里爱着我们每一个人,他可是唯一一个留到最后的温柔之主。”

迪米乌哥斯的话让安兹从心里发起烧来,“绝对不能让他再对我们失望了,所以无论多少次,我们都应该坚定向那位大人说出来,我们的真心。”

[被看穿了。]安兹无法控制自己的羞愧感,到头还是他太自以为是了。

“那是当然啦!”亚乌菈明亮的声音。

“嗯!”马雷小声却坚定的回答。

“我会代为向安兹大人传达的,你们的忠诚。”迪米乌哥斯温柔的声线。

安兹已经想时间快点过去,他已经清楚的明白了,每一个人的真心。一直以来,安兹都以为宠爱他们的人是自己,到头来才知道,也许自己才是被大家保护着的那个。

“而且,安兹大人说了!他会等我长大的。”

安兹感觉迪米乌哥斯已经背对着的身体有些僵硬的转了回去,“亚乌菈,这话什么意思?”

“嘿嘿,只是可能啦,我也...我也不太确定...”但是亚乌菈的声音中安兹明显听出了幸福感。

回应马雷发出的困惑的声音,亚乌菈把当时安兹和她一起出门时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喂!]安兹在心中大喊,[亚乌菈怎么也在想这种事啊,我看起来就这么需要一个伴侣么?而且让亚乌菈产生这样的想法,自己真是罪过。]

“原来其实是亚乌菈吗...”迪米乌哥斯顿了顿,“亚乌菈你要加油啊,从现在开始就应该锻炼自己成为女主人的意识,为了安兹大人好好努力才行。”

“哎呀,一切还不一定呢,也许...也许是我误会了呢。”

“那也要有这样的意识哦,如果是亚乌菈的话,我一定会支持到底的。”

[哈?你在说什么呀!饶了我吧,我才不会对小孩子下手呢!虽然我觉得亚乌菈非常可爱,但我没有想要和她在一起的意思啊。而且你不是说不想把我让给别人嘛!现在怎么推得比谁都快...额。]意识到自己到底在吐槽什么,安兹一下子愣住了,要是他现在有头颅,一定会烧红到耳根吧。[太...太丢脸了,自己在说什么啊?!]安兹现在怀念起自己休息室的大床来了,好想在上面滚来滚去,把这一切都忘掉。(我是不是OOC了,忽然冷静下来)

还好没有人知道安兹的存在,安兹的情绪也慢慢平静了下来。[好像脱离了不死者的身体之后,强制冷静情绪的功能也消失了。]安兹强迫自己想一些其他的事,[下一站就是科塞特斯了吧。]

结果科塞特斯没有在自己守护的阶层,而是去了蜥蜴村。不过仓助和几个蜥蜴人在科塞特斯专门设置的训练场上训练,看到迪米乌哥斯的出现,几个蜥蜴人纷纷行礼。迪米乌哥斯也没有和他们聊天的意思,只是站在那里思索了一下便离开了。安兹因为这个角度实在看不到什么东西,也只能收起想看一下这个世界的魔物训练的光景的好奇心,随着迪米乌哥斯离开了。

刚刚到达第三层,安兹应该没有的心就砰砰直跳,大概是因为刚刚发生的一系列展开,安兹实在不想再受到什么其他的冲击了。像是有女仆去雅儿贝德那里学习什么技巧之类的传闻,光想想就让人哭笑不得,只怕夏提雅这里这种事只会有增无减。刚刚靠近夏提雅的休息室,就听到里面发出微弱的声音。

“啊!啊...啊...夏提雅大...大人!唔...嗯...”

“啊...安兹大人!嗯!”

[果然出现了!]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安兹简直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不过因为之前发生的事,现在的安兹已经能冷静了下来。

“哎...”像是配合安兹心里的无可奈何,迪米乌哥斯也叹了一口气,并优雅的开始敲门。

经过一阵骚动之后,夏提雅从门里发出慵懒的声音,“谁啊?”

“迪米乌哥斯。”

过了一会,一个吸血鬼新娘把门打开了。

“迪米乌哥斯,你来干什么?”

“安兹大人叫我来和你交流一下感情。”

“呵,怎么交流啊(林斯23333),不然在床上?”

[唔!]安兹以为经历了刚才的事,他已经不会受到冲击了,果然还是太小瞧了夏提雅的威力(污力),[不过如果NPC之间在一起了,不知道我能不能笑着祝福他们。]安兹惆怅的想。

“不用了。”就算是这样的调侃,迪米乌哥斯还是以非常绅士的方式回答。

[唔!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安兹边想边点头。←因为太OOC了所以废除。)

[唔,不愧是迪米乌哥斯。]安兹佩服的想到。

“不过安兹大人要是想要找我的话,我可是时刻都准备好的哟。”夏提雅边说边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你要是真的要成为纳萨力克的女主人的话还是好好锻炼一下自己的脑子会比较好。”迪米乌哥斯边说边双臂环胸,安兹正好看到夏提雅披散着头发,露出雪白的双肩坐在床上的样子。

“而且,你的胸部...”

“唔啊啊啊啊!你在说什么!!!!吸血鬼新娘!送客!送客!”夏提雅猛然才发现自己犯下的严重错误,大喊道。

迪米乌哥斯挡下走进的吸血鬼新娘,优雅的鞠躬,“那就失礼了。”转身离开。

“...”连安兹都能感觉到的,迪米乌哥斯走出房门后轻轻摇了摇头。

第三个小时

安兹生生憋住一口叹惜,迪米乌哥斯也回到了他的守护层。

[终于结束了,果然不应该草率决定的,不过也发现了许多问题啊。]安兹因为结束了酷刑般的两个小时而感叹,又忍不住反思起来,[果然NPC们也有很多我想不到的交流方式啊,不过针对某些事也应该采取一些措施了。]安兹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把今天发生的事总结一下。

这时迪米乌哥斯也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休息室里的光景一下子打断了安兹的思绪。

[哇,迪米乌哥斯平时都在干这种事啊。]恶魔虽然不至于不需要休息,不过强大如迪米乌哥斯,雅儿贝德,所需要的休息时间也不会太多。

[看不出来,他也是一个有兴趣的男人。果然男人的浪漫在于有一件热衷的事吗?]作为人类的时候只想着工作,成为不死者之后也一刻不得闲的安兹感叹道,虽然这些骨头让人汗毛直立,安兹努力忽视那些一看来除了人骨以外不可能是其他的骨头。

在众多用骨头堆起来的艺术品之中,摆在显眼位置的那把椅子特别的眼熟,想起在什么时候见到它的安兹脸红了起来。

[原来那个是迪米乌哥斯自己做的嘛?]虽然看起来非常恐怖,但是一想到自己辜负了心爱的守护者的心情就让安兹一阵羞愧。

迪米乌哥斯当然没有听到安兹的心声,自顾自的开始准备完善一个半成品。迪米乌哥斯拿起一根骨头,忽然想到了什么,放下骨头,把戒指从手指上拿了下来。安兹吓了一跳,他被搁在一个正好能看到迪米乌哥斯工作的地方。

可能是怕划伤了戒指,虽然就伤害来说,其实根本不会伤到戒指,但迪米乌哥斯还是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在了一旁。

安兹看着迪米乌哥斯认真的摆弄骨头模型的样子,忽然从心底升出一阵绞痛的感觉,那些模型也看起来不再那么恐怖恶心了。

[自己是怎么了,心忽然好痛。]如果他能流泪,可能已经红了眼眶吧。

一直以来,自己是不是太过忽略迪米乌哥斯了呢,因为他工作能力强,做事合情合理,出了有时候会提出让安兹不知所措的计划来,不过这样认真看着迪米乌哥斯的样子,自己应该还是第一次吧。可是对方却一直看着自己,大概每一天都在琢磨自己的心思吧。

[这样的自己,一点也配不上你的喜欢啊。]

仿佛一下子接受了一切,不再扭捏的安兹从心里向迪米乌哥斯说道。

{不仅仅是你,我也没有努力的去理解大家吧。你们都不再是孩子了。]

[是我太任性了。]

[再怎么说也要努力配上你的喜欢才行呢,额...不仅仅是你的啦,还有大家的,我要努力才行。]忽然有点羞涩起来的安兹无声的对迪米乌哥斯说道,

[我也很喜欢你们。]

[我一直以来都很依赖你呢,迪米乌哥斯,谢谢你。]虽然一直以来都羞于承认,但说出来的感觉意外的好。

迪米乌哥斯当然没有听到这样的告白,但他正好结束了手头的作品,转头把它放在了那把椅子的上面。

“还要接着努力啊,为了这把椅子能配上安兹大人。”

安兹无声的笑了。

[我喜欢你啊,迪米乌哥斯。]

...

“唔,哇啊啊啊啊!”安兹听出来自己的声音,他一下子跌到在地板上,接着是骨头被打碎的声音。

安兹猛地抬头,这时有一个声音在空中回荡。

“Trick or treat!万圣节快乐!恭喜触发『伴随之戒』隐藏技能。”

[什!什么?]

『伴随之戒』如果是拥有者自己将自己封入戒指之中,并转赠他人则会触发隐藏技能,在时间结束之后转赠者直接出现在要Trick or treat的赠与者面前。

安兹抬头,正好看到满脸惊讶的迪米乌哥斯。

“那个,哈哈哈哈,事情就是这样,这是一个惊喜,哈哈哈,被吓到了吧!你做的椅子真好看,哈哈哈哈!那我走了哟!”安兹根本不敢看迪米乌哥斯的表情,用戒指飞一般的离开了。

至于后来安兹怎么向迪米乌哥斯解释了这个戒指的能力,当众委婉的表达自己最近一段时间没有想要找一个伴侣的意思,你们都是我最爱的孩子尽管如此还是引起了某两个人的高潮,还有安兹有一天出门专门带了一把雪白的骨头的椅子来坐和某天忽然在自己的房间的大吼大叫,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的事都是后话了。

总之,今天的纳萨力克大坟墓也依旧在相亲相爱其乐融融的气氛中。

END

 

 

 

继续一些废话:写着写着不由回想起原著里迪米乌哥斯的待遇,不由愤愤不平起来,果然听话的孩子没奶吃,什么来自安兹大人的福利好像都没有降到迪米乌哥斯的头上(还是我太想吃糖了?)。所以,这次在自己的文里就多送给迪米乌哥斯一些福利吧。诺,给你。虽然OOC的要命。

不得不说都说是守护者→安兹→公会同伴,但是其实安兹爸爸233333,还是对NPC们很痴汉的吧。就开心的当作双箭头好了,哈哈哈哈。

最后祝福安兹大人早点被各位吃掉,嗯,今天也是买买买的好日子呢。

谢谢观看。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