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枫岚

cp狗,这里放arashi相关,all智all。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其他的了,没有写手节操,但在努力培养。

Companion 上 (overlord 同人 迪米乌哥斯×安兹)

『不拥有任何东西的我』

安兹坐在纳萨力克大坟墓中自己的办公桌上,骷髅头上的两个眼眶中只发出微弱的光芒。[哎,这样可不行。]安兹摇了摇头,他根本没有集中精力看守护者们送上来的一份又一份的报告,[大概是自己人类的部分又在抗议吧。]虽然表面上是不折不扣的不死者,可能曾是人类的缘故,总是无法完美的利用这样得天独厚的身体能力。安兹现在只想用手锤一锤不会酸痛的后背,[自己果然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纳萨力克大坟墓的主人啊!]

[说起来真是羡慕迪米乌哥斯!]只是因为设定的缘故就能掌握所有绅士的优雅,自己却要拼命练习才能看到对方的一点点衣角。[不行不行,怎么能这样嫉妒同伴辛辛苦苦制作出来的NPC,自己实在是太软弱了。]为自己深深感到羞愧的安兹,像要扫去那怕一点自己的羞愧感的,集中精神认真阅读潘多拉带来的道具整理清单。虽然说不看也没所谓,但是说不定会突然出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安兹还是适当的用眼睛扫过那一串串名目。[恩?]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安兹找回了自己的意识。那个名字触动了安兹。这是一个认其他任何一个确认自己道具的player都会忽视的名称,因为这个道具本身也不是为了竞技或是强化自身的常用道具。应该来说,和安兹在卡恩村里使用的嫉妒面具是一个性质,是在万圣节时会出现的一个特殊道具。

[记得好像使用者能将自己代入到这个南瓜戒指中]安兹回忆道。说到底[YGGDRASIL]是一款体感型的游戏,而用来接触游戏世界的对象就是自己的角色,但是这个道具可以让玩家三个小时之内是通过这个戒指来感受游戏的,功能上相当于换了一个角色。当时运营方打出的旗号是让玩家可以更好的享受Trick or treat的乐趣,可以使用咒语将一个玩家关入其中,不过大多数的player都发现了这个道具的其他价值,就是可以在团战的时候收掉一个人头,对方只能被困在戒指里整整三个小时,可是这个道具和面具不一样,算是特殊的稀有道具,很难得到,而且说到底日本人本来也不是多么喜欢万圣节的性格(对,他们只是喜欢跟风233333),所以这个道具简直可以称得上鸡肋中的鸡肋,当初大家就对得到这个道具没有多上心。全公会都一门心思的参加中心会场上的一个化妆舞会,拼了命的赶工各种各样的服饰,本来就身为社会人,再参加这样的舞会难免让人尴尬害羞,就是在游戏里才能这么认真的对待,所以大家都格外较劲。这个道具还是塔其米桑在晚会的一个小游戏中无意得到的奖品。

从回忆里醒过来的安兹又盯着道具名自言自语“『伴随之戒』么?”好像当初确实有情侣因为这个名字的缘故特意收集的传闻,“对情侣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道具也说不定。”佩罗洛奇桑好像也很想得到的样子,说那简直是Hplay的最高,当知道唯一得到的人是塔其米桑时还闹了好一阵子的别扭。不过公会里的人是一个人都没有用的啦,被佩罗洛奇桑那么说之后所有人都放弃使用这个道具的念头了,要是当时有人用了,可能还会出现情侣什么的吧。[不过这个戒指现在却有了一些用处。]安兹心中默默想到,现在耶?兰提尔已经是自己的城镇了,在对城镇的统治和建设中,所以现在安兹没有什么特别要干的事,[正好想趁这样的一个机会更加了解NPC们的生活状态和心理状态。要是用这个道具的话说不定能实现。]只要把它赐给一个人,然后自己念咒呆在戒指中,说不定能够知道NPC们平时的生活,[真是让人期待啊,大家平时都在聊什么呢?私下里对我有是什么评价呢?]对这个可能马上就要实现的愿望安兹不由的心情雀跃了起来,[可是找谁戴这个戒指呢?]雅儿贝德被立马排除掉了(23333)[虽然很抱歉但还是不要。]其实人选显而易见,[还是迪米乌哥斯吧!(这可是FLAG哟,安兹大人。)顺便还能学习一下他的仪态,也是很好的范本呢。还有要是还能得到一些对未来的计划就再好不过了。]对自己的无能和卑鄙再一次感到羞愧,安兹大大叹了一口并不存在的气,[无论如何还是不要辜负大家的期待才是最重要的,还是要好好努力啊!]抱着怎样都要坚持下去的坚定信念,安兹叫女仆去从潘多拉那里拿来了『伴随之戒』。

第一个小时

顺利的在雅儿贝德不在的时候叫来迪米乌哥斯,安兹松了一口气,戒指可以通过改变自己的形状不让被施咒的人发现,虽然可以选择的图形很少,安兹选择了骷髅的形状后交给迪米乌哥斯,然后静静地望着腕表。[马上就要到吃饭的时间了呢。]身为恶魔的迪米乌哥斯虽然不用进食(找了半天完全不明,应该不用吧),但是在纳萨力克里的员工餐厅确实是一处显而易见的大家一定会聚集在一起的地方,或者说安兹根本就没有想到其他的可以看到更多NPC交流的地方了,[故意把大家聚集起来会比较好么?]不知为什么好像在做一件不可告人的机密任务一样的心情让安兹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向女仆说出一个让他们集合的理由。

为了让迪米乌哥斯去一次食堂,安兹还下令让他去看看食堂的情况如何,并从一个智者的角度给出一些意见。

“感谢伟大的安兹大人,您是何等的慈悲,为我们的事情过度操劳,我等是多么的荣幸。”

听迪米乌哥斯说了一大串让人头皮发麻的话,安兹也顺顺利利的完成了自己的计划。

[好啦!]安兹在听到腕表发出滴滴的声音便开始念那一段咒语,只要开始集中精力就会发现咒语从脑中浮现出来,安兹凝神静气在心中默念。

等安兹从一瞬间的意识扭曲中反应过来,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对外部的感受改变了。[啊啊啊,呜呜呜。]安兹感觉到自己在有规律的被人左右摇晃,[因为不是在游戏中,所以五感都被忠实的体现了么,感觉真的很奇怪,看来要忍住不要发声才行。]不过现在他应该身处迪米乌哥斯的手指上了。

“啊,雅儿贝德。”安兹感觉到自己被高高抬起,四周的风景变化,随后被安放到一个比较好的角度,从这里正好能看到雅儿贝德高耸的胸部,然后又急剧下落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你要去安兹大人的房间吗?”因为话题提到了自己,安兹马上忽视了那些感官上的不适应,竖耳倾听了起来。

“是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安兹大人忽然召唤我,我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安兹仿佛听到了一声迪米乌哥斯胸口轻轻震动的声音。

“原来是这样么?你也得到了安兹大人的赏赐啊。”

“......”

“不要装蒜了,作为同是至尊大人的创造物刚刚明明可以不用向我行礼吧,可是你却故意向我行礼就是为了向我展示安兹大人送你的礼物吧。”安兹明显感觉到话语中的咬牙切齿,让连不是人形的他都出了一身不应该有的鸡皮疙瘩。

“原谅我的无礼吧,只是因为安兹大人送的礼物,就连我也忍不住有些得意忘形。”

“哼。”仿佛从喉咙深处,吐出怨恨的声音,完全不是一个淑女应该有的语气。“不过话也是如此,想当初我第一次得到安兹大人的赏赐时也是,立刻就湿了。”深深陷入回忆和花痴之中的雅儿贝德说出的内容却给安兹当头一棒。

[唔,虽然早有觉悟,但是亲耳听到这样的话还是让人心神动摇啊。]安兹好像终于有点体会到曾经看的小说中作为父亲,知道自己的女儿其实是个婊子那种想要马上逃走的心情了。

“雅儿贝德,作为淑女,一定要在安兹大人面前好好保持形象,不要太过失礼。”迪米乌哥斯的语气忽然强硬起来。

“这种事情你不说我也知道,我怎么可能会在安兹大人面前失态。”

“哼!难道你的失态还不少么?要不是安兹大人心胸开阔...”

“安兹大人那么温柔,也许我的行为在安兹大人眼中并不是失态而是安兹大人期望的呢。”

“怎么可能,雅儿贝德你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要太过失礼,随时注意你的言行才是。”

[哇呜。]简直是让安兹胃绞痛的对话,害羞和不知所措的情绪在心中乱窜,安兹忍住不作出奇怪的声音,[平时两个人看起来没有什么矛盾啊,怎么看起来关系这么不好,真是让人头痛,看来以后要多注意才是。]

终于结束了和雅儿贝德充满硝烟的对话,迪米乌哥斯抓紧时间向员工餐厅走去。

食堂里,女仆团队的人已经开始用餐了,更有甚者已经吃过一次准备吃第二次了。迪米乌哥斯的出现并没有给用餐的女仆们造成什么困扰,只是几个坐在门口的女仆在友好的打完招呼之后奇怪的询问他来到这里干什么。迪米乌哥斯笑着回答来到这里的目的之后,女仆们又进行了新一轮的对安兹大人的赞美,有几个女仆更是明确的表达了对安兹大人的爱意。

“不过最后安兹大人还是会让雅儿贝德大人成为女主人吧。”

“那可不一定哦,说不定夏提雅大人才会成为纳萨力克的女主人。”

看了女仆的团体已经明显的分为了两派,可是对安兹来说只是会让人额头的血管抽动的情况。

[可饶了我吧,我是不会和她们两个任何一个人在一起的。]安兹在心中大叫,可是事实真的会这样么?安兹又不确定了起来,想到也许不会回到现实的世界,而是永远的留在这里,身为不死者的百年千年,自己真的会忍受的了这样的孤独么?这样的想法又让安兹动摇了起来,[不过女仆们的关系看起来不错,应该不用担心吧,真是太好了。]在心里摇摇头甩掉这些让人寂寞的想法,安兹努力让自己回归到真正的目的上来。

“哎呀,女人的心里在想什么我实在是没有兴趣,而且安兹大人自有自己的考量,只要能让至尊安心的存在,无论是她们两个谁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不能在让留到最后都没有抛弃我们的温柔伟大的安兹大人再露出那么寂寞的表情了。”迪米乌哥斯的语气忽然变得温柔,最后这样说道。

[都被看出来了吗?哇呜,实在太让人害羞了。]安兹知道自己的心思原来这么轻易的就被NPC们看出来,不禁惊慌了起来,那我不知道其实计划是什么的事是不是也暴露了呢。这样一想不由让人心情沮丧的安兹,惶恐于自己会不会被大家背叛让安兹大脑陷入了混乱,要是还是人形的话一定会在一下子跪在地上吧。恐慌过后安兹更加坚信了自己“统治者不合格”的心态。[大家实在太温柔了,其实一直都在迁就着我吧。尤其是迪米乌哥斯,被这么好的守护者守护的自己真的值得这样对待么。]安兹想要把位置让给迪米乌哥斯的心情更加强烈了,[不过,他看起来和雅儿贝德关系不是那么融洽,在他们能够齐心合力之前,我还是要加一把劲啊。]怀着期盼孩子们长大的心情的安兹,终于把注意力从新集中到外界的情况中去。

“迪米乌哥斯大人,对餐厅的情况还算满意么?”看来迪米乌哥斯已经离开了女仆的小团体,转向和正在制作布丁的厨师长的对话中了。

“看起来十分美味呢,餐厅的情况也在预料的范围内,应该没什么问题。真是辛苦你了。”

“怎么会,能为纳萨力克出一份力是我的责任啊。”

“......”

“说起来,听说您也得到了安兹大人的奖赏啊,真是恭喜您啦。”

“像这样对没有做什么事的我也温柔的包容还给予奖励,这都是安兹大人的伟大之处。”

“是啊,是啊。”伴随着厨师长的附和,露普丝其娜忽然出现在自助长桌前。

“哎呀,下了我一跳,露普丝其娜大人。”

“嘛嘛,有什么啦,比起这个来,你得到安兹大人的赏赐了?”露普丝其娜不经意的挥手,让厨师长闭嘴,又一脸严肃的和迪米乌哥斯说道。

“是的。”虽然身为阶层守护者,但是同为至尊大人的创造物所以并没有什么地位上的不同,迪米乌哥斯平静的回答。

“啊啊啊,真是让人羡慕啊,那就恭喜啦。”露普丝其娜没有得到预想的反应,无趣的回应道。

其实身为同样讨厌人类和以残酷血腥为美的方面来说,露普丝其娜和迪米乌哥斯应该是一拍即合,但是由于两人个性的冲突,关系没有那么好。

“你知道吗?有一个女仆跑到夏提雅大人那里去了,听说是因为想要得到安兹大人的宠爱,特别去学习技巧。”露普丝其娜说着对安兹来说和刚才的对话完全没有关系超越常识的话,笑盈盈的望着迪米乌哥斯。

“想要得到安兹大人的赏赐是理所当然,为此在其他的地方努力也是可以理解。不过还是要以工作为主比较好吧。”迪米乌哥斯平淡的回答道。

刺激对方未遂的露普丝其娜则一副无聊的表情,“骗你的。”她留下这就话就走开了。

直到听到最后一句话,安兹才感觉自己大脑从血液上流中清醒了一点,[露普丝其娜的设定实在不是我擅长的方面啊,把她派出去是真是正解。就算是玩笑也太可怕了。只是一个玩笑迪米乌哥斯在说什么啊。]听到了某些惊人的事实,安兹逃避般的把露普丝其娜的最后一句话当成救命稻草。(安兹大人还是这样误会着比较好哟,不然会心灵受挫的23333)

安兹随着(名副其实)迪米乌哥斯走出餐厅,安兹知道自己给他安排的下一个工作是去确定一下各个阶层守护者的工作进度,剩下的时间好好休息。[对可以放假的迪米乌哥斯真是抱歉,不过要是能探听出一些守护者的态度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最好了。]安兹把刚刚听到的难以接受的一些事实和对自己做了这样的事真的好么,也许不做就好了的想法从脑中遮蔽,自欺欺人般的(强行)又开始满怀期待起来。

感觉到迪米乌哥斯向着第六层传送门出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样吧),安兹也感觉到身心俱疲,抱着马雷或者亚乌菈也许会治愈自己的心灵,正忍住一个叹惜的时候。迪米乌哥斯忽然把安兹举到自己的面前,[哇,怎么了,不会被发现了吧,不应该啊,我虽然告诉了迪米乌哥斯这个戒指的用途,但也告诉他这个没有用过,迪米乌哥斯没有能探索这个道具内容的技能,知道这戒指的情况的只有可能是施咒者啊。]正当安兹陷入惊慌之中时,他感到自己被贴在一个柔软温暖的物体上。

“如果有可能,真不想把安兹大人让给其他人啊。”

得知迪米乌哥斯是把戒指放在唇边亲吻并吐出从心灵流出的真实的话语终于让安兹的大脑彻底陷入了一片空白。

 

 

 

 

 

 

 

 

 

 

一些废话:这是今天的狗粮(说着把它们塞进嘴里),或者让我停止买买买的镇定剂233333。戒指的设定真是翻来复去的改,已经失去判断什么是正确的能力了,而且取名废啊,算了,就这样吧。半吊子的日翻体,不是日翻很难有轻小说同人的感觉呢,然而只是变成很糟糕的中文语法的情况(这样说出来真的好想死)。也算是被大大鼓励出来的粮食,还是开心的成分多一点吧。希望不要太ooc,结果好像变成了普通的日常。五千字却毫无进展,真是让人着急。快上了安兹,快!!!!!(这样边写边在心中焦急的呐喊着)

『得知了安兹大人其实在自己的戒指里而且五感全在的迪米乌哥斯』

“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安兹大人安兹大人竟然在我的戒指里,紧紧的包裹着我!!!!啊啊啊啊啊!!!!用他的身体包裹这我!!我的,我的**已经控制不住了!”

『从而ooc了的迪米乌哥斯(这TM是另一个女恶魔吧喂!)』

评论(16)

热度(56)